第二十五章 救援

佟子祁转身,寒竹呆了一下,一时之间竟分不清对方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但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带着宋滓警惕的退了几步,佟子祁动了,却是从二人相反的方向走了。

宋滓不确定的道:「什么意思?土匪会这么好心?」

以寒竹对他的半星了解,他肯定不是那么好心的,却说不出他这又是什么路数。

「先走,走一步算一步。」

果不其然,还没走多久,后面就听到杂乱的脚步,转头一看就是袭风斋的人,这会儿俩人才反应过来,佟子祁这是玩了一把猫抓老鼠的游戏。

这一翻你追我赶,好不匆急,犹如猛虎下山,这么逃是跑不掉的,寒竹与宋滓俩人只能分开跑,寒竹知道他们一定会来追自己,宋滓就可以借此逃走。

也不知是逃到何处,眼前有一户人家,寒竹慌忙窜了进去,

里头没人,灯火却亮着,窗外栏杆上挂著几件衣裳,寒竹一把扯过才发现是女子衣装,但已经容不得多想,胡乱套上,散下头发,正对着里头一面镜子。

寒竹是较为清秀的面貌,这乍一看,还真有几分女子相貌。耳边又传来紧密的脚步,寒竹慌乱之下也不知从哪里摸到一根黑不溜秋的木炭,胡乱往脸上划了几下。

哐当一声,房门被大力踹开。佟金城带头冲进来,猛然看见一个黑炭女吓了一跳。

「你可有看到两个男子?」

寒竹侧对着他们,掐着声音道:「好像往山下跑了。」

佟金城觉得这人越看越眼熟,但又确信他没见过,略一迟疑,示意他的弟兄们往山下追。

寒竹刚想松一口气,屋子里突然发出一阵响动。从一个木柜里滚出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是个男童。

圆脸肤白,明眸好齿,生得极为可爱。

男童对上寒竹的黑脸,愣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娘……」

寒竹嗓子眼儿里像是卡了一口痰,方才的紧张感仿佛在这小孩子的一声『娘』中烟消云散。

「我?」寒竹不确定的指著自己。

男童却欢喜地上来拉住他的衣袖「娘。」

不对,寒竹的第一反应就是搞错了,得解释。

「我不是你娘,我是……男……」

哐的一声,门再度被人撞开,男童受到惊吓般刺溜撞进寒竹怀里。

佟金城带着人又闯了进来,寒著脸道:「你当真是看到他们往山下跑的?」

寒竹一颗心再度提上嗓子眼,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佟金城凑近过来,似乎想要验证什么,寒竹心虚的一个劲儿扭头,越是如此对方就靠得越近。

就当佟金城就要贴过来时,寒竹怀里的男童倏地探出个小脑袋,声音稚嫩道:「不许欺负我娘。」

佟金城猛然顿住,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怎会有如此丑陋之人,晦气。」

说罢,又带着人风风火火往外走。

寒竹感激地抱起男童,「多谢,今日之恩,改日来报,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童皱了一下小鼻子,「馒头。」

寒竹刮了下馒头的鼻子,「人如其名,馒头,我记住了,我下次来看你,给你带好吃的,我先走了。」

馒头却紧紧拉着他的衣袖,委屈地说:「娘,我饿了,想吃馒头了。」

寒竹:?

宋滓从一堆稻草里爬出来,四下寻找寒竹,他肯定是不能一个人跑的,跑这么远不见有人追上来,显而易见恐怕都去了寒竹那边。

吭哧吭哧又往山上爬的时候,老远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晃晃的晃他这边来,近了才看清,一个黑炭女后头紧紧跟着一个小娃娃。

宋滓只好折身打算再躲一躲,刚一转身却听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宋滓打量著黑炭女,「你是……」

寒竹还没说话,他身后的馒头又委屈地说了声,「娘,我想吃馒头了。」

寒竹抹了把脸,沉声道:「是我!」

宋滓惊讶,「你……你这是……」

寒竹拉过他,「赶紧下山再说,真想死在这儿啊?」

两大一小颠颠的往山下跑,没跑几步,后头再传来追逐的脚步,心头同时一寒,指定是又追上来了。

寒竹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就逃亡在即,莫名其妙身边跟了一个「馒头儿子」?这都什么事儿啊?

这个时候,宋滓看到山下有微弱的光亮,越往下跑那片光亮越放越大,隐隐绰绰间还有不少的人。

跑得近了,看清前面的几个人,贺宵、苏锦、李思冕等人身后带着大批人马而来,宋滓当即兴奋道:「贺大人。」

下头,贺宵几人带了好大一群人冲了上来,接到寒竹三人的同时,袭风斋的土匪也追了来,与贺宵等人剑拔弩张。

佟子祁从山上下来,脸上少有的冰寒。

与贺宵撞了个对脸,两人均不开口,良久,佟子祁率先打破沉默。

「贺大人,别来无恙啊。」

「如今的土匪是越发的嚣张跋扈了,抢人都抢到我贺宵的头上了。佟子祁,说好了朝廷与袭风斋井水不犯河水,你如今这么做,是挑战我大商的威严是吗?」

佟子祁笑,「你从我这将寒竹带走的时候,又可曾想过你们是否在挑战我袭风斋的威严?」

「寒竹是人,有手有脚。他想去哪是他的自由,你无权干涉。我后面这些人,都是朝廷精卫,你若胆敢动手便是与朝廷为敌,不日我定带人踏平你袭风斋,想必到时候,张大人也好李大人也罢,应该不会再有异议了吧?」

只有他们俩清楚,袭风斋之所以能安然无恙到如今,全凭朝中有人撑著腰,且如今朝廷上的局势一股脑的偏一头。

想当初贺宵从他们手中将寒竹带走时,佟子祁可是奋不顾身带了人冲下山,势必与他大战三百回合。

若不是张光楣站出来劝退了佟子祁,立下井水不犯河水的条状,当初的汉阳城里不知会乱成怎样的一团。

佟子祁是迫于上头的压迫不得不从,贺宵他们则是迫于眼下的局势不得不答应。此后,朝廷与袭风斋确实也互不干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