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犯险

半夜,丞相府的大门被敲得哐哐响。

府上下人拉开门将浑身血迹斑斑的苏锦和李思冕一并请进去,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去请大人的话,李思冕直接领着苏锦直奔了内院。

门一开,贺宵披了件薄衣显出身形,门口的寒风灌进来只觉从头凉到尾。听苏锦和李思冕慌慌把事情缘由说清,更觉心中凉意倍增。

后头传来一声迷迷糊糊的呢喃,苏锦愣了一下。

「宵哥哥,你屋里还有别人?」

贺宵身子有些僵硬,还不等说话,云苍已经揉着惺忪睡眼踉踉跄跄地靠了过来,白底里衣里裤,墨发松散随意搭在在两肩,俨然是被吵醒后的茫然模样。

乍见门口站着几人,满面倦意倏然退散。

李思冕呆了一小会儿,忙扯著苏锦一同拜见皇上。许是因为贺宵先前说过他与苏锦的关系,以及苏锦的性别问题,云苍当下看待苏锦也以女子身份看待。

「苏姑娘?」

苏锦微怔,眸光转向贺宵时,两相对撞,明白了个七八分。

「皇上认得民女?」

「先前听贺爱卿提过,朕都知道。」

苏锦只笑,「宵哥哥什么都跟皇上说了,我也不好再隐瞒。对了,皇上这是……住在宵哥哥家中?皇上脸上这伤……」

云苍愕然,支支吾吾背过身去,装作伸懒腰道:「前两日受了一点小伤,宫中甚是吵闹,贺爱卿这府中格外幽静,故来静养几日。」

苏锦扬眉,笑容意味深长。

「那倒是,宵哥哥说了,迄今未娶妻,无妻儿子女耳边纷扰,家中也就一些下人,平时也鲜少喧嚣,确实算是幽静了。」

贺宵往后轻推云苍,门一关,将苏锦和李思冕二人一同关在门外,不多时,门又一开,二人已经着装整齐的站在一处。

方才里屋穿衣的时候,贺宵大致跟云苍说了寒竹和宋滓的事,没说完云苍就跳了脚。

出来时,面色格外的阴沉。

「袭风斋!朕就应该派三千精卫将他们给踏平咯。」

沉吟许久,听贺宵说道:「带走宋统领的应该不是袭风斋当家作主的那位。」

几人同时一怔。

贺宵继道:「那人没那么蠢,就这点伎俩也能被骗过去。」

云苍皱了眉,「有备而来!」

——

寒竹不是第一回来袭风斋,或者应该说他曾在这儿住过许多年,也在这儿留下过一些抹不去的深刻记忆。

许是当初过于深刻,如今再踏入,仍觉心思沉重。

「我就知道你会来。」

温和且亲和的男声自头顶压来,寒竹抬头,高山远水潺潺溪流,周遭青砖黛瓦恍然与草地齐平,当中红衣一抹胜比烈阳。

红衣之下隐匿的是人骨美皮,一支木簪轻绾几缕长发入腰,眼目含笑,唇角微微上提,宽袖外露出半截手臂,往下是骨相分明的手指。

瑟瑟寒风掠过,那人衣袂飘飘。寒竹微有花眼,人已经缓步上前,一如从前那般从高往低俯视着他,仿佛这派高高在上的姿态就是为他而准备。

「很遗憾你能活到现在。」

寒竹语气冰冷,言语带刺。对方却浑然不以为然,笑意不减,轻轻抬手试图抚上寒竹腰间的玉佩。

寒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往后退了一小步,佟子祁反手却顺走了同样别在腰间的丞相府令牌。

「贺宵的人,也不过是过去了小半年而已,这么快就有人来代替我了?」

这话字面上看起来像是质问,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这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平平无奇的事儿。

寒竹上手去夺,佟子祁稍一抬手避了开。

「想让我放了他,就乖乖听话。寒竹,你知道我的,但凡你开口之事,我从未拒绝过你。」

「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要你肯回来,袭风斋的二当家还是你,你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我又岂会伤害于他?」

「你做梦!」

佟子祁冷笑着转身,「只是你而已,若换了旁人,此刻他已经死了八百回了。你真以为就凭区区一个贺宵能阻拦于我?我佟子祁一生到头从无败绩,包括我要的人,我若是想留,谁又能带着走?」

时至今日再听到这样的话,寒竹心中还是觉得凉飕飕的,他相信佟子祁做得出来。

「我已经容许他将你带在身边这么久了,如今我想让你回来,你就只能回来。」

末尾语气笃定,不容置疑。

寒竹凝视他的后背,实际上他迄今都想不明白,佟子祁到底图他什么?他看不懂他,当然,他也并不想懂。

——

袭风斋的地牢里,宋滓背靠着墙状似熟睡,耳边却能听到哒哒的脚步,脚步声由远及近,眼皮间悄悄打开一条缝,看清来人时赫然瞪大眼睛。

「寒竹?你怎么也被抓过来了?」

二人之间隔着牢柱,四目相对时寒竹却忍不住笑了一下。

宋滓看到寒竹身后紧跟而进的佟子祁,稍显迷惑,但看后者睥睨的神态和目光,就觉此人不简单。

佟子祁像是察觉到宋滓的疑惑,再度温和一笑。

「难怪是随皇帝跟前跟后的人,反应敏捷相当迅速,我那傻弟弟还当真以为你是李家富公子。宋统领,初次见面,幸会。」

他的笑容让宋滓感到不舒服,先前那个头头宋滓猜到是袭风斋的,众所周知袭风斋二当家佟金城贪财好色,宋滓能用李思冕的身份迷惑到他,基本也猜到他的身份。

而此时从佟子祁的言语间又不难听出,佟金城上头只有一个大哥,便是袭风斋当家作主的佟子祁。

「你就是袭风斋当家人佟子祁?」

佟子祁微笑颔首,「看来宋统领也知道在下。」

能不知道吗?恶名昭彰,家喻户晓了吧。

确定宋滓没受到伤害,寒竹安心了些,许多话来不及与宋滓多说,也是不能多说。他只得随佟子祁先离开地牢,临走时同宋滓做了个口型。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懂,不过也无妨,人总是要救的,如何救怎么救还得从中另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