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保护

确实,宋滓从车窗内几乎挤出了半个身子,那架势就像是困鸟逃笼似的。

「是有点了,你要不也进马车里来吧,等雨停了再走?」

寒竹不想在这儿久留,于是摆手道:「只是刚开始,也许下不大。」

说罢,赶马继续前行。宋滓无奈,只好又缩回了脑袋,坐回了马车里,刚坐回去。马车狠狠的一颠,宋滓一个没有坐稳,朝一旁倒去。

额头撞了个小包,宋滓摸著额头掀开车帘,正待质问,却见前面带路的寒竹。停在那儿一动不动,赶马的车夫似乎也受到了惊吓般愣了神。

宋滓扒开车夫跳了下去,冲到前头一看。山谷外火光冲天,云迷雾锁,暮云叆叇,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厮打的声音。

「怎么回事儿?」

如果他没有记错,此时着火的那个地方原先是有几户人家的。

寒竹丢下一句,「你保护好楚公公,我去看看。」

宋滓一把将他拽了回来,「我去!」

寒竹还没来得及反驳,人已经跑出去。想想后头的楚常,寒竹只得跑回去,马匹交给马夫,让他和楚常在后头等著,自己就紧跟着宋滓冲了出去。

一头有两伙人打得热火朝天,宋滓眼前看到的却只有火海中的尸横遍野,白日里这儿还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遭了大祸?

寒竹追过来时整个人愣在后头,彼时如此的腥风血雨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却每每再见都能成为他心头的一道坎。

正心思愁乱著,耳边乍然生起一道劲风。寒竹剑眉微拧,倏然侧身,一把大刀擦着他的脸颊削了过去。

想必有人把他们视作了敌人,寒竹和宋滓被迫加入了战斗,一番混战,天昏地暗,分不清东南西北。

打到最后背靠背的是四个人,将他们围成一个圈的还有数十个,寒竹侧了下头,左边是宋滓,右边……

「李公子?」

右边的蓝衣公子寒竹只瞥一眼就认出了是谁,李忠鹤的儿子李思冕。心下略一思忖,寒竹试探的喊了一声。

「苏……姑娘?」

「寒竹?」果不其然,得来的回应是他熟悉的苏锦的声音。

寒竹顿时诧异,「你们怎么在这儿啊?」

李思冕插嘴道:「说来话长,解决了这些人再说。」

又是一番混战,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对手出招很辣,使用的武器都是大刀,一刀劈下去虎虎生威,寒竹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了,太熟悉了。

京都境内,善用大刀且作风霸道的一伙人当属袭风斋的山匪大盗,烧杀掳掠,强抢民女,所过之处片甲不留,都是他们留在江湖上的臭名。

且这些人的背后紧靠朝中一股势力,作风就愈发的无法无天。此处的火烧九天,想必又是贼寇下山作乱。

「李公子,我和宋滓把他们引开,你带着苏姑娘去后面找到楚公公他们,乘马车去丞相府通知大人派人到十里坡救援。」

李思冕还没搭话,苏锦果断拒绝,「不行,要走一起走。这些人凶残至极,我们四个都没法对付,我们再走了留你二人,恐怕等不到救援只有死路一条。」

话音刚落,乍听天空一声响,漆黑的夜空,炸开一抹明亮,烟火四起好不美丽,但现下已经无法平静欣赏。

都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敌人发送的信号。

宋滓挡开一人砍来的大刀,任他身强体壮此刻也觉手臂微微发麻,方才寒竹的提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一切都死在这儿,还不如能保一个是一个。

二话不说,宋滓胳膊肘一拐,在他身侧的寒竹措不及防被他拐退,手如疾风又将苏锦和李思冕一边一个推打出去。

大喊道:「你们无非图的就是一个财,与其把我们都杀了一个子儿都得不到,不如我们来谈笔交易

袭风斋的人均一愣,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站了出来,「说说看。」

宋滓手举佩剑高过头顶,一副投降的模样。

「我是户部尚书李忠鹤的儿子,你们应该知道,我李家一代单传,我爹向来视我为己出,对我素来也是有求必应,我爹为官,而我是经商。最不缺的就是财富,只要你放了他们,抓我做人质,你们就能得到你们想要的。」

李思冕想张口,苏锦抬手给他捂了回去。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认识李忠鹤,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认识李忠鹤,却未必认识他儿子。」

宋滓从手里抖出一块令牌,「你大可拿这个去打听,李家的令牌除非至亲至重的人,旁人不可能会有。」

那头头半信半疑,警惕的逼近过来拿走宋滓手中的令牌。仔细研究过后,掐了一个响指。

「放他们走,三天,你们回去告诉李忠鹤,十万两白银三天必须送到袭风斋,否则,就等著给他儿子收尸吧!」

望着一群人将宋滓带走,寒竹强忍住不追过去的冲。

李思冕还在原地困惑,「他什么时候从我身上把令牌顺走的?」

苏锦:「现在怎么办?」

寒竹严肃的看了眼苏锦,强制镇定道:「苏姑娘,拜托你和李公子将楚公公他们一并带回去,告诉大人我会将宋统领平安带回来。」

李思冕:「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寒竹摇头,「他同我一起出来,我不能把他丢在这儿,我有办法救他,你们先回去。」

「可是……」

李思冕还想说点什么,苏锦拉住他,笑着拍拍寒竹的肩,「我们陪你去,我们一起把他救出来。

寒竹再摇头,「不行,人多了反而不好行事,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就先和李公子回去。」

苏锦还是不放心,「我知道他们是袭风斋的人,若说我莽子山名声在外已经够显赫,可知底的人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袭风斋不一样,是真的凶残,你看这里,他们可以草菅人命滥杀无辜,不一样!」

寒竹沉默了一顺,忽然没来由笑了声,拍拍李思冕的肩膀:「李公子,苏姑娘交给你了,楚公公的马车就在那边。」

不等两人多问一句,寒竹已经飞奔而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