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霸王

这边,云苍将府上一堆猫儿整齐排好,背着手站在前方,目光睥睨著那矮不溜秋的一团团。心里头痒痒的,好想上去撸一把。

贺宵从走廊转了出来,隔着屏栏老远看来,这一幕滑稽又有趣。脚边窜过去了一只什么东西,贺宵眼缝微眯。

看清串出去的是一只小花猫,花白的一团,也是他众多猫儿当中最调皮的那只,攻击力十足,擅长用它那双爪子挠人,贺宵给他取了个特霸气的名儿。

「小霸王!」

听到后头主人的呼喊,花白花白的小霸王脑袋拧巴著回了一下头,旋即又傲娇地别了过去,一头便扎进云苍那边整整齐齐的队伍里。

这一扎,整齐不复存在,猫咪们受到惊吓般喵叫着四下逃窜,最后竟然只有小霸王孤零零地蹲在那儿。

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到来会把小伙伴们都吓跑,它那大眼睛咕噜噜转了好几圈,隐约带了三分迷惑两分奇怪五分不开心。

云苍拧著眉头看它,「你看看,你一来朕的队伍就散了。」

小霸王眼珠子轻蔑地瞥他一眼,然后拿爪子在脸上搓来洗去,云苍觉得受到了猫的歧视,伸手就要拎它的猫耳朵。

危险在即,小霸王机敏的从云苍的魔掌下窜了过去,反而一头撞在了后头走来的贺朝脚下。圆滚滚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滚了一地的杂草,贺宵将其拧到怀里,仔细将它身上的杂草都捡干净。

「看你调皮。」云苍踱步过来,从贺宵怀里将干净的小霸王提溜到自己怀里。

「贺宵,你这是养了一只烈的。」

贺宵坐到石凳上,又从石桌上拿了些许喂猫的食物,四下奔逃的猫咪们又在这会儿凑了过来,围着贺宵打转转。

贺宵一只一只给猫喂食,一边不疾不徐地回答云苍的上一个问题。

「哪有什么性子烈不烈的,这家伙比人还要通透,待它好,它自然就会亲你。」

云苍将小霸王放到石桌上,从篮子里拿出了食物摆到它眼前给它吃。

「回头我就要这只了,它叫什么名字?公的母的?」

贺宵:「小霸王,公的。你带它回去,够你折折腾的。」

云苍:「折腾点好,就怕他是个闷葫芦。」

贺宵捋著猫毛,「近几日我这丞相府门口真是够热闹的,反倒是你那朝露殿冷清了不少。」

云苍轻笑,「早晨还听闻李尚书府来人询问李思冕的事,你如何答复他了?」

贺宵随意道:「最迟明儿个他们就会抵达汉阳城,我同他说苏锦那边来信了,此时还在商谈条件一事,需再等个两日。」

云苍奇异,「他还真的信你?」

贺宵挑眉,「除了我,他还可以信谁?先前苏锦确实是回信了,不过信的笔迹和内容都是李思冕的,李忠鹤没可能认不出儿子的笔迹。」

——

天擦黑时,寒竹和宋滓抵达了鱼富贵。

村庄入口有大大的牌子,上写着村庄的名字,从村名里不难看出「望鱼成金」的含义。渔村背靠大海,从高往下俯视,会发现这个小村庄宛如浮在海上。

也许是即将迎接新年,此时渔村里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挂了红灯笼,门封里也插了青绿的艾草。

两人一同走进去敲开一户人家的门,询问楚褚家住何处后又双双往楚家去。去了才知道,楚褚。家里并无多余的亲人,家中只有一个老妇,一问才知只是楚褚的养母。

「楚褚这孩子是我从海里捞出来的,那会儿她也不过是七八岁的样子。我们都以为这孩子是活不成了,但谁知道最后竟出了个奇迹。这孩子无父无母,我见她可怜,于是就带在了身边,二位公子是宫中来的,可是楚褚她……」

寒竹忙解释,「大娘放心吧,楚褚她没事。我们也是出来办差事,顺道来问候问候。」

楚母半信半疑,「那就好。」

宋滓问:「大娘,楚公公家是否也在此处啊?」

「你是说楚常吧?他是我二弟,住得不远,从这儿出去左拐第一户人家就是他家了。」

俩人告别了楚母,一道又去了楚常家,敲开门,出来开门的是一位头发发白略显沧桑的老人。寒竹和宋滓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宋滓:「楚公公,好久不见。」

楚常没想到开门见到的是寒竹和宋滓,神情微微呆了一下,旋即呵呵笑道:「宋统领,寒护卫。」

宋滓:「楚公公,我与寒护卫奉皇上口谕特来慰问你身子可好些了?」

楚常惶恐,「老奴惶恐,有劳皇上挂心。都是些老毛病了,并无大碍。」

楚常将两人请了进去,给他们斟了两杯茶。

说话间,又问起楚褚,据楚常所述的与楚母所说相差无几,为补贴家用入宫为婢,靠着楚常的关系,在宫中也算是安然,无人可欺负她。

为人也是本本分分,该做什么便做什么,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借着二人的到来,楚常干脆收拾了行囊随俩人一同回京。楚常家中有马车,回去时倒不用像来时那样俩人同乘一匹马。

两相商量,寒竹骑马,宋滓与楚常坐马车,又特找来原先给楚常赶马回乡的车夫前头赶车。

夜,无声袭来。

雾霾霾的夜空中似飘了几滴细雨,寒竹伸出手去拭额头,一抹确实有点湿湿的,路程只行了一半,正担心若是下起了大雨,前头的路恐怕不大好走。

这处四面环山,前面的都是坑坑洼洼的碎石路,现在马上已是颠簸,耳边更能听到马车轱辘碾压石子时的嘎嘣声。

他左右一看,虽看不大真切,但白日里他与宋滓是从这儿过去的,知道两边都是杂草。

不知为何,寒竹心里总觉得毛毛的,越往前走越觉得不怎么对劲,忽听马车里传来宋滓的声音,寒竹停了马。

听到宋滓说的是,「寒护卫,外头是不是下雨了?」

漆黑中,寒竹不由翻了个白眼。

「宋统领整个人都快跑到马车外了,还用得着问我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