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苏锦

他聚精会神地盯着云苍青紫的眼圈,面皮绷得紧紧的片刻不敢松懈,仔仔细细沿着青紫圈揉了一遍又一遍,尽量保证他的动作不会太重让云苍感到疼痛。

云苍也很识趣的做到一字不发,直到贺宵将鸡蛋放到桌上,二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云苍将鸡蛋又重新扒了回来,剥壳,塞进嘴里。

贺宵:……

脸已经是没得看了,这回倒是给了他一个不上早朝的机会。

「这样,你就先从李思冕开始说吧!」第二个鸡蛋剥了一半,云苍给贺宵挑了个眉。

后者身子后仰,将自己摆到一个舒服的位置上。

其实李思冕贺宵已经说过了,他与他之间其实并无太多的故事,而该说的也都在之前已经跟云苍说过。

「我跟你说说苏锦。」

——

贺宵第一回见到苏锦,在长街上茫茫人海中,是个炎炎之日。那时他五岁,坐在马车里,里头是他和弟弟贺珏还有母亲三人,目的地是青山寺。

贺珏三岁,正值调皮时期,小手不安分地照旧拨著车轩帷幔探头往外张望,笑容朝气蓬勃。

中间坐着美艳的母亲,生怕贺珏磕著,只得悄悄地扯着他的后衣角。

贺宵则是一早便被母亲打扮收拾好塞进车里的,此时俨然是有些困倦的,马车颠颠的前行,他靠着母亲的肩膀,小脑袋一下又一下地往下点着,仿佛随时都能睡过去。

突然,外头传来一阵响动,贺珏稚嫩的一声轻咦,也将他从昏昏欲睡中拉扯了回来。

探头去看,车窗处被贺珏堵了个严严实实,他看得不大真切,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争吵,有孩子的哭啼声。

「娘,外头发生何事了?」他询问母亲。

「没什么,宵儿不怕,快捂住耳朵。」娘亲的语气温柔亲昵,怕外头的声音吓到他和弟弟,于是一边一个将俩人试图搂进怀里。

贺宵其实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有些好奇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任由母亲将自己轱辘到怀里,而另一边的贺珏却在此时突然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娘亲赶紧将人整个抱进怀里安抚,贺宵又趁此机会从娘亲的怀里挣脱,起身转到贺珏那边,拨开帷幔。

入目可见人头攒动,人群密集中有一妇人身后一条绳索将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小姑娘捆得结结实实。

小姑娘衣衫褴褛,头发蓬乱,炎炎烈日下清晰可辨身上的累累鞭痕,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妇人走前面一手握鞭,一手拉着另一端的绳索,宛如后面牵的是一条狗,小姑娘步步艰难地紧跟其后,稍显慢了,就是妇人回身毫不留情的一鞭子。

打的疼了,克制不住哀嚎出声又会招来更多的鞭打,那啼啼哭哭的声音便是从她那儿发出

长街上多的是人,却个个见了此番现象都视若无睹,好似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只是他们随处可见的玩笑,毕竟与自己毫无干系。

「停车。」

车夫停下马车,贺宵冲了下去。

他们从那妇人的手中将小姑娘解救出来,母亲将随身的银子都给了那个妇人。

小姑娘名唤苏锦,妇人是小姑娘的继母,家中贫瘠,孩子此时便成了一个多分一口米粮的外人。

原本是打算将人卖到一些大户人家做丫鬟,可这孩子看起来着实是小了一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康都这地界常年的兵荒马乱,贼寇横行,又是贫瘠之地,常年收入只出不进,即便是当地大户人家,也难有闲钱拿出来养多一个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

兴许是小苏锦生来便丽质动人,妇人只好将她卖到青楼去。可那种地方哪里是人能待的?这毕竟还是个孩子,哪能拿来做什么?

楼里的妈妈动辄也是一顿打骂,小姑娘觉得受了委屈,偷偷跑回了家,但她不知道是,她就是被卖出去的,母亲哪能再让她回来,于是有了方才又捆又绑又打又骂的一幕。

那天母亲带他们去青山寺祈福的打算,在中途打了个折,原地返回了家。

母亲是个善良温婉的人,尤其喜爱孩子,但这一生也只有两个儿子,向来就心心念念求一个女儿,苏锦的出现仿佛就是上天为了印证她的心愿而来。

苏锦在贺家一住就是四五年,直到先帝与父亲打了胜仗归来,父亲听命举家迁徙汉阳城,从那时起,贺宵一度以为以前那些心惊胆战的日子都要过去了。

母亲终于不会在日日为父亲担忧,而他们再也不用待在康都那样说不准何时就会没了命的乱城。

可惜,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上天拿命运跟他们做了一场赌注,这一搬仿佛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迁徙的途中遭了大水,苏锦丢了,母亲哭肿了眼睛,不顾一切地去找人,双腿泡在大水中整整一天一夜,最后人都没找回来,反而让母亲落下腿疾的毛病。

——

云苍有些失神,这些事从前贺宵从未说过。而今乍一提起,隐隐觉得陌生可又觉得心中欢喜,这么来看,苏锦还是他的……妹妹?

下人送来了一整盘的鸡蛋,贺宵推到云苍身前。

「自那以后,直到我娘去世也再没见过苏锦。半年前,我从宫中搬出,无意听说沧江有一山匪名为苏锦,起初听说是个男子,我本不抱希望。可这名字来来回回在我梦中徘徊了不知道多少回,总要去查探一二。」

「所以,结果没让我失望。母亲去世多年,我终于找到她生前最想见的人,可惜她们终究是无缘再见。」

许是提到了母亲,贺宵的神态表情都略显不自然,他不是个轻易能伤春悲秋的人,但心里总藏着的团柔软,乍一被触碰总是难免伤情。

云苍给他递了个剥好鸡蛋,白嫩的鸡蛋头有一半凹了进去,像一个深槽。

「知道你不吃蛋黄,皮儿归你,蛋黄归我。」

意思是,上面的蛋白你先吃完,剩下的蛋黄你再给我。

贺宵轻笑,接过来掰成两半,尺度把控得相当的好,蛋白分在两边,蛋黄从中间滚了出来,云苍手速极快地稳稳接住,动作之熟练,仿佛这样的事情他们之间做了无数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