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贺珏

云苍一愣,这一提醒确实觉得右眼火辣辣的疼,眼前恍然拂过方才被谁一记拳头的一幕,当即蹭地蹦了起来。

「是谁?我今日不剥了他我就不是云苍!」

然而船上只有他们几个人,方才那些凶神恶煞剑剑要他们命的敌人,此时无一例外都在船底。

他扒著船栏往下看,湖面宽阔,即便水性再好也未必能游到对岸,可是架不住云苍他们划过来的竹船还在,一伙人能捞上去的也都捞了上去。

再想杀个回马枪俨然是不可能了,也算是机灵二话不说荡著船快速远离。

云苍气得牙痒痒,恶狠狠地瞪着一群罪魁祸首离他渐行渐远。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一回身,云苍本想看的是贺宵,却不料那紫衣公子上前两步猝然单膝跪地,行叩礼。

「贺珏见过陛下。」

云苍呆了片刻,目光绕过紫衣男子与贺宵四目相对,贺宵轻蹙眉头,嘴角抿得紧紧的,这样子云苍格外眼熟,他不愉快了,心里头不是味儿的时候,这种表情最常在他脸上出现。

「贺珏?康都世子?」

云苍虽从未见过贺珏,却并非不知道这个人,他晓得贺潇的处境,便不会不知晓他与他家人那点儿貌合神离的关系。

「世子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陛下。」

云苍转眼看贺宵。

「朕今日在丞相府等了丞相整整一日,均不见丞相踪迹,原是到这儿来与世子叙旧了。贺爱卿,世子难得来京都一回,你岂有不告诉朕的道理?好歹也该摆席设宴款待世子才是。」

贺宵不吱声,云苍一笑,拍拍贺珏的肩膀。

「平康候可安好啊?」

「承蒙陛下关心,家父身体硬朗。」

「那就好。」

真真假假的一顿客套,画舸也在这时靠了岸。贺宵兀自转身先行下了,其余人紧跟脚步,云苍率先追了上去,瞧着贺宵脸颊上那稍有凝固的伤口,揪心道:「可别是留了疤了。」

再看看他那条俨然染红了的胳膊,煞是痛心,「疼不疼啊?」

「手是肉长的,你说呢?」

「别让朕逮到他,混账。」云苍恨声。

贺宵没说话,面部绷得紧紧,眼底满是疏离与冷漠。见他如此,云苍难得识趣一回,不似往常那般叽叽喳喳没完。

走了一阵,贺宵突然顿住步子,冷然道:「寒竹,康都世子的衣食住行交给你来处理,城外多的是客栈。」

旋即又瞥了眼后头的贺珏,「今日之事,你欠我一个人情,早晚我要找你讨要的。我不关心你来做什么,但我希望你怎么来的汉阳城就怎么回到康都去,我向来怕麻烦。」

言语间的不客气昭然若知,但贺珏听完面色依旧不变,反而极是规矩乖顺。

「我听大哥的。」

贺宵蹙眉,「去吧!」

——

回到丞相府的第一件事,贺宵搬了面镜子给云苍,然后掩上门,翻出药箱处理伤口,而那头云苍抱着镜子差点哭出声。

头上的头巾早就在混乱中不知打落在哪儿去,此时脸上清晰可见原先青紫的左眼还未有所好转,右眼也双叒啜的跟着青了去,美丑也是配成了一双。

终于知道贺宵抱着他时那奇怪的表情,估摸著就是他此刻这幅尊容近在咫尺难以抗拒所致。

云苍仰面躺进椅子里,叹气,「真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啊!」

仔细算了算,打出行梅园庄后,前后不是挨了刺客一箭就是吃了醉酒的亏打成了鼻青脸肿,最初的伤尚处于结疤期,昨夜的伤尚处于恢复期,今夜的伤还在疼痛期。

贺宵呢?典型的招敌体质,无论是否因他而起。

「说说吧,今夜怎么回事儿啊?」云苍侧目望贺宵。

贺宵与他对了一眼,不曾开口,径直出了门。不多一时再回来,手里捧著两个鸡蛋,抬手递给云苍。

「我是去等人的,没想到贺珏会突然出现,那些人冲他来的,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

云苍接过鸡蛋,轻柔眼角。

「他……」想问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又吞回了肚子里。也许不是贺宵不知道,只是不愿意知道,否则此事贺珏心里多少是有谱的,一问便知。但贺宵不问俨然是不愿多事,即便受到迫害的人是他的亲弟弟。

于是他话锋一转,问的是:「你去那儿等谁?」

贺宵没搭话,进了内室换了身衣裳出来,才道:「李思冕。只是人没等到,许是出了点变故。」

云苍满脑子的疑问涌上心头,想问时贺宵自己已经率先说了。

「昨日你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吗?现在我一并告知你。李思冕半年前前往沧江是我安排,入了莽子山也是我所托,我知道李忠鹤一定收到苏锦的来信,信的内容一定是苏锦告知李忠鹤她要迎娶李思冕,这都是我的计划。另外……苏锦并非男子,我儿时曾与她相识。」

见云苍不说话,贺宵轻笑。

「只为拉拢李忠鹤。」

云苍还是没说话,静静地望着他,神色间或复杂间或迟疑。贺宵上去接过他手里的另一个鸡蛋,轻柔地放到他的眼角边,一圈一圈地滚动,动作娴熟而温柔至极。

「贺宵……」云苍唤他。

「嗯?」贺宵应。

沉默了一会儿,云苍道:「我想听听你和他们的故事,你能告诉我吗?」

贺宵笑,「只要你想知道。」

云苍也笑,尽管嘴角扯著的疼,眼睛微眯起来也稍显困难,可他就是真的开心。究其缘由也许是,他知晓自己是个话唠,而贺宵是一个不愿意多话的人,于是他尽他可能的不去多问他问题,哪怕他心中千头万惑。

而贺宵又能做到知他所想的地步,愿意尽量将真相摆到他的面前。说不上是心有灵犀还是多年相辅相成得来的默契。

但无论是哪一种,于他而言,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始。

贺宵拉了椅子坐近,先前腰部受了点伤,站得久了总觉得酸酸麻麻的不是很舒服。而且这个角度给云苍敷鸡蛋,一不小心就会把控不住手上的力道弄疼了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