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册子

曹德不动声色地抹了把手,捻起册子两端如捧至宝般摆到眼前,小心地翻开一角,整整齐齐一排的人名。

曹德了然,默默压回手底下,笑对贺宵,「下官定会留意的。」

贺宵起身,「有劳曹尚书辛苦些时日了。」

俩人又客套地说了几句,贺宵告辞离去。后脚刚出了门槛,迎面撞上承禧宫的李公公,两相罩面互不觉惊奇。

老熟人一般寒暄几句,各自转身该走的走该进的进。

听说李公公上门,曹德急急地迎了出来,然而两句话没说上,李全就笑着将一纸册子交到他手中。

这场面何其眼熟,好像方才也有过这样一幕。

手心里汗津津的又好像被火灼了般烫手,只觉汗火相交总有点不大对劲。

「公公这是……」

李全拿拂尘扫过他手上的册子,笑眯眯道:「太后的意思是,这里头都是些精挑细选的好姑娘,特让奴家送来给尚书大人参考参考。」

这话好像也似曾熟悉,方才是不是也有人说过类似的来着?

曹德更紧张了,想抬手拭拭额角,手不闲;想偷摸地抹把手,还是手不闲!于是脚底下开始按耐不住地搓了几搓。

「曹尚书可是没听明白?」

「明白!」曹德一个激灵,连连好几个明白。

李全满意点头,「那奴家就先走了。」

临了,又拿眼示意曹德手中的册子,「曹尚书可要记得多多参考。」

送走了李全,曹德将两本册子一同摆到桌上,手心里黏糊糊的,掐著裤腿狠狠抹了两把,又开始绕着两本册子来回踱步。

心里头想:既然人手送一本了还搞什么初选?依他看,这都可以省去那些繁琐步骤了,将人领到皇上身边任他挑不就得了?

——

朝露殿中,云苍破天荒从书房抱了几本奏折来看,楚褚进来给他送茶,见他看得认真,手上也不由地放轻了动作,尽量不去打扰到他。

但就是这过分小心的举动,反而引来云苍的注目。

「皇上……」她有些踌躇。

「无碍,你忙你的。」

楚褚颔首,复又想起太后来过朝露殿的事情。

「皇上,今日太后来过。」

云苍神色定了定,遂问:「说了些什么?」

「就是没看到皇上在宫里,问了一句。」

「你怎么说的?」

楚褚垂了眼皮,她当时也没多想,说的是不在,说完才反应过来本是不应该那样说的,好在太后立竿见影找了个台阶,这才顺着下了。

「奴婢回的是……不在。」

云苍不作声,等她的下文。

「后来太后自己问您是不是在御书房?奴婢顺口答了声是,再后来太后便走了。」

云苍满意地笑了笑,也还算是有点儿反应的。只不过此事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藏的,在他的意料之中太后最早也许昨夜就知道,只不过她知道也没什么,对云苍来说,也无非是平白给她送了个印象。

至于这个印象是好是坏,得看是于什么人而言,若是太后……那定然是前者多一些。

——

隔天,云苍裹了个严实去的丞相府,并未见到贺宵,询问之下才得知人不在府上。

于是到了午时,云苍又来,还是没人。

晚些时候再来,始终没人。

宋滓被迫跟着他一趟上一趟下的,着实是忍不住了,最后一趟摸著黑过去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嘴。

「皇上,贺大人许是有什么要事出远门了,兴许过两日就回来了。」

云苍语气笃定地说:「绝对不会,他要去哪儿一定会同朕报备,他都没说,何况府上的人只是说他不在府上。」

「可是府上的人也没说他不会出远门。」宋滓心想,贺大人还背着您结交了李思冕和沧江山匪苏锦呢。

也许宋滓猜测的是对的,这一次云苍还是扑了个空,丞相府上上下下灯火通明,就是没有贺宵。

一股子莫名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这不像是贺宵的作风,至少贺宵很清楚他一定会来找他,但他根本就不在府上,并且也不曾给府上的下人们留过话带给他,这感觉……怎么好像是在躲着他一样?

可是也不对啊!贺宵为什么要躲着他呢?

折返回宫的路上,云苍突然问了句。

「你说一个人突然躲著另一个人会是因为什么?」

宋滓跟在后头,闻声,直言不讳的道:「也许是嫌他烦,不想看到这个人,自然就避而不见了。」

前头的云苍突然顿住脚步,回身瞪着宋滓,「你的意思是他烦朕了?」

宋滓一呆,上下嘴皮动了几动,突然不知道该发出怎样的声音,心中又直呼自己冤枉,草率了,没想到陛下说的就是他和贺大人。

云苍冷哼了声,「这个贺宵……」

贺宵也不可能会平白无故的躲着他呀!难不成真像宋滓说的烦他了?

忽然,脑海里仿佛一闪而过了什么,可他就是抓不住。

「宋滓!」

「卑职在。」宋滓乖乖应声。

云苍看他,目光探究,「朕醉酒那一夜除了……」他指指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脸和宋滓的鼻青脸肿,「除了这个,当真没有别的了?」

那天的事情,云苍事后有仔细地问过宋滓,而宋滓该说的也全都一字不落告诉他了,但他一直隐隐觉得后面还发生了什么,可他愣是想不起来。

宋滓想说确实没有了,脑海里又突然灵光再现。

「皇上,你这么一问,还确实有一点奇怪之处。」

「你说!」云苍饱含期待地盯着他。

「那夜皇上醉酒卑职记得只是额头、眼角和下巴有青紫,可到第二日再见皇上,才发现皇上左眼也青了一圈。不过卑职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如此,当夜也真是没怎么看清。」

云苍陷入沉思,倘若是真的,那后半夜是贺宵在照顾他,不会是他吧!

「皇上,还有一事,那夜贺大人一直没出过门。」宋滓又补充了一句

没出过门?贺宵与他共处一室一夜?云苍觉得没跑了那一拳定是贺宵打的,可是为何打他?难道自己那天是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激怒了贺宵?

不然以贺宵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打人,何况他向来注重君臣有别,怎么可能轻易以下犯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