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问题

李忠鹤很激动啊!打南城出去行八百里就是沧江边域地境,大商南下筑十二郡城,属沧江最繁荣昌盛,乃商人云集之地,经济脉络之强大一度是大商的定心枢纽。

另外,沧江一带背靠山岭水流,可谓真正的依山傍水。也是依著这个条件,沧江地界的山匪众多,其中声名显赫的当属莽子山。

听说这莽子山建于半山腰,前后是不达尽头的小路,出入步步是机关,更有百里迷林环绕,适才,鲜少有人能活着进到莽子山,而那些少数活着进去的最后也都没能活着出来。

李忠鹤得知李思冕失踪的第一时间就是通知沧江官府,那头传来的消息却总是模棱两可的,大致还是碍于莽子山地势的原因,李忠鹤只差没有拉过一匹马直奔沧江舍身救儿。

贺宵这句『有法子』当真如燎原大火突遇猛烈而来的一场甘霖,让他觉得有扑灭殆尽的希望。

「实不相瞒,我曾与那莽子山的大当家苏锦有过几面之缘,有些交情,此事涉及李御史的公子,若我书信一封,想必也未尝不能商谈一二。」

贺宵微顿少顷,继道:「不过苏锦这个人喜欢谈条件,不给好处未必有用,至于她的条件是什么还得看后续,倘若成了,李公子自然也就平安了。」

李忠鹤突然又提了些戒心,且不说条不条件,这里有交情是如何个交情法他可不得而知,说起来李思冕前脚才失踪,后脚贺宵就闻声找上门儿了,未免过于巧合。

「贺大人,不是下官不信你,只是……莽子山毕竟都是一群乡野糙汉,那苏锦又是出了名的恶名昭彰。他们可未必还记得您那几面的交情缘呐。如若不然,其实只要可以救出犬子,其他任何条件下官定然都会竭力配合。」

贺宵轻笑,抖抖衣袖掏出一块令牌摆在李忠鹤的眼前。

「令公子临去沧江时特地赠予我的,说是回来的时候会为我带些沧江的土特产。」

李家实际上往上推三代都不是官场中人,素来以经商闻名。商户之间都有属于各自的令牌标志,这块令牌就是李家所属。

到李思冕这一代父亲朝中顶一头乌纱帽,而他自幼头脑聪慧,成人后更是一心铺在商途上,不为官反再从商。

多年来也算是小有成就,五湖四海杂七杂八的结交了不少,后头与贺宵逢面如故,贺宵还曾救过他一命,二人也算是有些人情在的,这一块令牌就是证据。

见此,李忠鹤稍稍放心,虽然不知道儿子何时与贺宵好到送令牌的地步,但既然送了,想必是真心信任的。

「那此事有劳大人了。」

——

离开李府后云苍就迫不及待地追上来问贺宵,他与李思冕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的交情,不怪他心奇,实在是觉得他日日与贺宵见面,鲜少看到他还接触了别人。

不对,那是前些年,贺宵还是带刀侍卫的时候,做了丞相以后,贺宵搬出了宫,他也不是日日都能见着贺宵。

「贺宵,你说话呀!李思冕去沧江也不过是半年前的事吧!这中间他从未回来过,你何时与他建了联系,还如此亲密,令牌都送上了。」

贺宵刚想张口,云苍再度一连串问题兜头抛了过来。

「还有啊,你怎么知道他是被莽子上的土匪给绑架了?你又是怎么跟那莽子山的土匪有几面之缘的?还书信一封商谈一二?贺宵啊贺宵,你不过搬出宫一年左右,到底是背着朕做了多少事啊?」

后头,寒竹挨着宋滓默默跟着,前头叽叽喳喳一堆的问题抛出来,细心的寒竹心中默默盘算,大人估计得花上半个时辰才能把这些问题同皇上解释明白罢。

贺宵头疼地摁了摁眉心,语气少有的带了些许疲倦与无奈。

「皇上是属鸡的吗?」

趁著云苍愣神之际,贺宵已经走出去老远。

——

正午,难得天气亮堂,外头也不见风。

唐倾搀著冯婉沿着宫中走了一圈散心,姑侄俩倒是有说有笑。

「倾儿,你母亲如今可安定些了?」

唐倾笑着摇头,「娘她坐不住,这几日还嚷嚷着要回辽疆访亲呢,不过此事敏感,皇上那边不一定同意,我爹也就没上报了,她闹也就闹几天,过后也没事。」

冯婉叹息,「你娘是个直率性子,没嫁给你爹时,也是辽疆的小霸王,左右横行惯了也就改不回来了,你还得多体谅她,实在想回去此事先禀报皇上,你爹是大商的功臣,皇上体恤臣民断然也会考虑的。」

说话间,两人不知不知已走到十里朝,十里朝的梅花都早开也早早就谢了春红,今年也是如此,到这会儿都已经开败,一眼看去徒留满长廊梅树。

冯婉倚著凭栏去看,忽然觉得好似能在里头看到昔日的先帝与那位宠冠后宫的槿妃,有说有笑恩爱不移。

从未想过一国之君也能如世俗男子那般情有所依矢志不渝。

「姑母,你怎么了?」

冯婉敛了眼底情绪,笑了笑,「没事,就是想到了先帝。」

十里朝的故事近乎没人不知道,包括唐倾。先前在冯婉身边养著的时候,冯婉还会有事没事就跟她说以前的先帝如何如何,与他那位宠妃如何如何,说著说著还会不经意流泪。

有很多次,说起那两人时,冯婉更是又恨又哀,似乎只要到了那二人那里就能牵一发而动全身连带着冯婉也跟着矛盾连连。

唐倾不大明白先帝在时他们之间都发生了一些什么纠葛,但她知道,她的姑母在这之间一定是被冷落的一方。

十里朝过去不远就是朝露殿,而朝露殿靠南直通长宁宫,仿佛就是挨着建的,十里朝背后的故事是槿妃,长宁宫的主人是槿妃,朝露殿是云苍。

画了个大圈回来后不免叹慨,这还真是一家三口。

冯婉看着看着,视线就飘到了朝露殿。

突然想去看看云苍,于是就拉着唐倾一块儿去了,进去才发现根本没有人影,进进出出的宫人倒是不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