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李府

「大人,皇上。」

慌神间,俩人已经走到跟前。

再一看,宋滓同他没两样的凄惨,满面遍布的都是瘀伤,隐约还能瞧见几道抓痕。

二人四目相撞双双哑口,半晌,云苍反应过来,砰地一声碗筷按到桌面,指著云苍喝道:「好你个宋滓,你敢打朕?」

宋滓一缩脖子,退了几步,警惕道:「皇上,臣也没少挨你的……」

「朕是皇帝,你身为臣子以下犯上,这是大罪。你看看朕这脸这眼睛,岂有此理,你过来。」

宋滓躲到寒竹身后努力力证清白,「皇上的左眼不是臣所为。」

「你还敢狡辩?」

云苍作势追上去敲打宋滓,吓得宋滓转身就跑。寒竹目瞪口呆看二人你追我打,回头瞧了瞧默不作声的贺宵。

「大人,皇上这左眼……」

奇了怪了,昨夜确实没看见皇上左眼还受了伤啊?怎么现在就多了一圈青紫了呢?

贺宵朝着追逐的两人闲闲投去一眼,嘴角牵着笑。

「要不说有其主必有其属,咱们的皇上与这宋统领梦游也能梦到一块儿去,从东大门游到南郊外,游著游著就到了我这丞相府,昨夜的稀罕事还真是不少,两相相比昨夜那发疯的壮牛也不过如此了。」

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寒竹听,总之寒竹在心中盘算半天也没弄明白这话的深意。

左右是想不明白,寒竹也不深思,转而说起今早的一桩事。

「大人,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大人的公子几日前于沧江回汉阳城的途中失踪,至今未归,现下还不知如何。」

「李思冕失踪了?」云苍老远听到这话,也不再追打宋滓,折身回来诧异问道。

贺宵不答话,只是站起身,笑容明亮了些许。

「这是个好机会。寒竹,你与我一同去一趟李府,宋统领保护皇上回宫。」

云苍当即不依,「我也去。」

贺宵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皇上这个样子走出去,怕是昨夜梦游一事就瞒不住了。」

——

半个时辰后,云苍裹成一团与贺宵一同朝李府而去,一块围巾从头顶缠到脖颈处,仅仅露出一对眼睛在外头滴溜溜乱转。

宋滓实在没忍住小声咕囔了一句,「如此更引人注目……吧!」

路上,云苍询问贺宵,「你说这是个好机会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李思冕会失踪?」

贺宵抬抬手,云苍突然看见他手上的紫青,伸手抓了过来。

「受伤了?」

贺宵将手抽了回来,轻咳一声,「无碍。」

云苍脑海里宕机了一下,昨夜意识里最后一个画面是定格在一张模模糊糊的脸上,像是贺宵。似乎还受到惊吓,张张嘴又觉得是想岔了,贺宵怎么会受到惊吓呢?

「你不是问什么这是什么好机会吗?」

贺宵竖起两节手指,一根是小手指一根是大拇指。

「皇上认为自己如今说的话有多少成的把握可以让底下人都听你的?」

这是个好问题,几成的把握?掰回政权才多久,说是太后下台了,当家做主的是他云苍了,但谁都很清楚此时脚下的每一步近乎都还在太后的掌控中。

他们不过是刚从狭隘的石壁中生生砸出一条缝隙喘口气罢了,只要他们一不留神,随时都会被再次打回原形。

当务之急自然是稳固皇权,权利握实了自然而然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

贺宵的手轻轻一巅,小手指朝下大拇指竖高,「逆风翻盘最好。」

遂大步而去,「就将这人情送出去,送的多了,别人也就不好意思了。」

云苍追上去,「你知道李思冕在哪儿?」

——

李忠鹤做了大半辈子的官,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秉著『要想活得久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朝堂下都还算混得可以。

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劫财劫色这种事情还会落到他家头上。他不禁泪洒衣衫老泪纵横,李夫人来来回回劝了一整天,老爷子还是一个劲地拍腿拍敲桌子。

午时,有人送来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大抵是三日后莽子山大当家铺张摆宴,要成亲,要娶的却是位小公子,那小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李忠鹤的小儿子李思冕。

末尾还亲切尊称李忠鹤为岳父大人,气得李忠鹤当场将那信笺撕成了碎点点。

「官府那些人干什么吃的,让他们打上去将冕儿给我抢回来啊!」

莽子山大当家分明是个男子,哪有娶妻娶男子的?

他李家祖宗十八代,代代娶妻娶的哪个不是黄花闺女?眼见着都是一条腿埋进黄土的人,到李忠鹤这里一朝风评却在此时毁于莽子山贼寇手中。

李夫人当场昏死过去了,里里外外乱成了一团

「老爷,贺大人求见。」

小厮突然来报,李忠鹤愣了愣,忙忙慌慌叫人将李夫人送回房给她请大夫,又叫人整理了现场,才让人将贺宵请近来。

「不知贺大人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望大人莫要见怪。」

拜了一礼,抬眼看到鼻青脸肿的宋滓和包成一团完全看不到脸的云苍时微感诧异。

「宋……统领?你这是……」

宋滓咧咧嘴,镇定道:「不慎摔了一跤。」

「那这位是……」李忠鹤又转向云苍。

「我一好友,怕生。」这回倒是贺宵回的话。李忠鹤不是看不出端倪,不过他极为有眼力劲儿知道不该问就不问的道理。

「大人突然光临寒舍,不知是……」

「李御史不必惊慌,我来只是听说令公子在沧江与汉阳城边带失踪了,不知这消息可否属实?」

李忠鹤稍微有些尴尬,捏著袖子的手汗津津的。

「大人如何得知啊?不瞒大人,小儿确实……失踪无误,不过下官现下已知他是……」

「莽子山是吗?」贺宵抢了话。

「大人是如何知道?」李忠鹤惊疑。

「你先别管我从何知道,但我有法子可以将令公子救出虎口,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贺相大可直言不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