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梦游

翌日,晨光熹微。

霜打了芭蕉,镀白了大地,满院寒春初显,腊冬将过的景象。

屋子里炉子中火苗还在噌噌腾跃,时长时短时弱时盛。

榻上,被褥大半将掉不掉的挂在床沿边,上头的人翻了个身,才终于如释重负般欣然落地,卷成一团。

这一翻身不打紧,手臂不慎撞到床柱上,疼痛感立即揪醒了梦中人,云苍睁开眼,入目先是少许的混乱,脑袋里接踵而来的沉重逐渐回归,身体上的酸麻也在刹那传遍四肢百骸。

撑着床沿坐起,四下环顾一遍,这里不是朝露殿,但这里是他曾经也同样熟悉的丞相府,贺宵的寝舍。

对于昨夜的事他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但具体又想不起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不过脑海里本能的意识及现在的处境无一不在提醒他,铁定不是什么好事。

总觉得这脸上也火辣辣的,下了床走到铜镜前一瞧。

登时吓退了好几步,镜子里那人鼻青脸肿,额头缠了块白布跟戴孝似的,下巴和眼角都有或轻或重的瘀伤,左眼更可怖,一圈都是青紫的。

云苍拿手捂住,镜子里那人也同他如出一辙地捂住左眼,他右眼眨了眨,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眨。

乖乖,这是跟谁干了一架才搞成这副德行?

门口传来杂碎的脚步声,云苍心头一咯噔,脚下窜了个轮似的一溜烟上了榻,又躺回去装睡。

房门嘎吱被人从外往里推开,紫镶靴率先迈了进来,接着是贺宵整个人,他手上托盘托了饭菜,后头紧跟着几个端盆的婢女。

贺宵下意识的往榻上看,上头的是蜷缩著背对着他,地上是堆成团的被褥。放下托盘,又示意婢女们放稳盆后挥退了出去。

屋子里出奇的安静,贺宵倚著桌子等了小会儿,不见有任何反应,终于忍不住开口唤道:「陛下?」

榻上一动不动。

贺宵扬眉,「我听说昨天夜里出了件奇事,大半夜的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壮牛绳索没拴实,绕着汉阳城发了一整宿的疯。」

云苍继续装死尸,他就是聋了就是还在睡就是什么也听不见。

「好在这事儿稀奇,知道的人也少,这要是传出去,恐怕得叫人乐上三天三夜。」

倏地一下,云苍直挺挺地坐起,转过面笑对贺宵。

「贺爱卿,朕昨夜又梦游了吧?」

贺宵越看他那张不成样的脸越是想笑,然而嘴角牵了牵,又生生给憋了回去。

「皇上还是先梳洗用膳吧,今日早朝暂不必去了,皇上夜里受了寒,需要养些时日。」

吃饭的时候,云苍没敢抬头,捧著碗捏著筷子小心又谨慎地偷眼去喵贺宵的神色。

思及昨日还与贺宵在朝露殿大吵一架的事,向来面皮薄的他脸上红了又红,觉得这事儿不好解决了。

然而对面的贺宵是一口一口的该吃饭还吃饭,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也不再提昨日的事,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反而更让云苍觉得屁股底下不安生,如坐针毡。

这顿饭吃到最后,云苍碗里的米饭还是满满当当原封不动。

贺宵敲了敲桌角,他一惊,筷子哐当掉地上,七零八落。

「皇上有心事啊?」

当然有,譬如他昨夜有没有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贺宵,我……梦游的时候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贺宵倒是想说没有,可这满脸青红交错的实在难以违心。

「打了一架。」

他就知道,坏了坏了,这一下可算是丢脸丢到丞相府来了。

「跟谁?宋……宋滓?」

临到这时,云苍那凌乱的记忆抽丝剥茧后,恍惚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譬如他是先饮了酒,一壶接着一壶到底是多少不记得了。

应该最后是醉了酒,同宋滓是说了些什么的,拉拉扯扯一度晃出了皇宫去,那时候总觉得身边杂乱杂乱的,感觉到是有人搀著,后来好像被他一个个全撂倒了。

红了眼白了牙的折腾了半宿,只觉有生以来从未如此痛快过。

再后来……

再后来他看到了贺宵,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但他敢肯定那脸色一定要多臭有多臭,总之后头是被人敲晕了过去,迷迷糊糊又被撞醒了,乱摸乱拉还往怀里带了个人。

到这儿,后面的再想就是头疼,隐约又给人敲晕了?

「岂有此理,他竟然敢动手打朕。」

咬牙间,说谁谁就到,远远的就见宋滓和寒竹说说笑笑并排过来。

云苍这个角度看去,那俩人挨得很近,宋滓比寒竹高了小半个头,说话时寒竹总要抬头去看宋滓,后者稍一低头就能对上那双深潭一样的眼睛。

眼前恍惚了一顺,在那不算久远的从前。周太傅每每讲课时他都得倚著半个脑袋打瞌睡,被发现后,挨训的是他,被打手掌心的却是贺宵。

云苍最怕疼,一点点小伤都会让他嚎上好几天,适才,他难以想象贺宵总挨太傅的板子却次次不见他皱一下眉是如何的意志坚决。

那次,他又在课时睡过去了。太傅的戒尺在他桌边敲得框框响,一睁眼,太傅凶神恶煞地盯着他,看那模样大有抽他一顿泄泄愤的架势。

「殿下可知我方才都说了些什么?」

云苍摇头,太傅恨铁不成钢的狠狠敲著桌子,戒尺一甩对准了贺宵。

「你来说给殿下听听。」

贺宵缓缓起身,不卑不亢,念道:「夫子言:国钢稳与否,在于君与臣,其一若为贤,吾国之幸也;其二若为忠,吾国之栋梁也;复,固本培元江商在,万民敬之诚可安。反之,奸臣当道,乱寇横行,民心散尽,国必亡矣。」

太傅又拿眼去瞟云苍,「殿下现下可知其意了?」

「知道了,太傅。」

太傅还是很生气,照例训话,等他训完,贺宵便自觉地摊出自己的双手,手心朝上手背朝下。

太傅举起戒尺就要打,云苍跳出来拦住。

「太傅,这不关他的事。」

然而,贺宵还是挨了两板子,太傅说只要云苍下回还要打瞌睡,贺宵就还得替他受罚。

事后看贺宵手心红红的,云苍别提有多愧疚,贺宵却不以为意,还冲他微笑。他站着,贺宵坐着,头一次觉得他比贺宵高出许多。

当时贺宵是抬头笑的,恰如此时寒竹抬头同宋滓微笑时的模样一般无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