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折腾

承禧宫得到贺宵与云苍于朝露殿大吵了一架的消息后,不论是冯婉还是李全都在暗自偷乐。

窃喜过后,冯婉又想起正事,喊来李全吩咐。

「去给张大人和唐将军府上都警个醒,之后选秀名单上断然是少不了张家唐家的,让他们机灵著选,贺宵一定不会忘了他们。」

李全应了声,「是。」

正准备出去,听后头冯婉又补充道:「还要查清楚,皇帝的心中又住了个什么东西。」

——

贺宵走路上打了个喷嚏,仰头看了看天,灰濛濛的,想着再过些日子就是年关,选秀一事得提前提上日程,年关后就要I开始操办。

回了丞相府,入目一群莺莺燕燕晃得他眼花,打眼再一看,整整两排姑娘,模样上乘,身姿娇柔,端的也气质大方见人不露怯,看起来很像是那么回事。

起初贺宵有些没反应过来,一直到寒竹不知从哪个旮旯里突然探了出来,才倏然想起之前吩咐他的事情。

寒竹讨好似的指指姑娘们,「大人,个个身世清白的好姑娘。」

贺宵:「连夜私访?」

寒竹发愣,「……算是。」

贺宵拿眼睨他,「我寻思著怎么没人提着扫帚将你扫出门去,还能让自己的闺女放心给你带了来。」

事实上,贺宵当真是预判了他的预判,昨儿个夜里,寒竹跑遍了汉阳城的大街小巷,敲了不知多少户人家的门,被人提着扫帚扫出去了多少回才凑齐的这几个姑娘。

问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要不是后来他学机灵了,敲开门就将自己的令牌亮出来,怕是连这几个姑娘都不会有。

「大人,属下一早也一一查证,姑娘们爹娘都是农户,绝对的清白。」

贺宵又逐一打量了打量,较为满意的点点头,须臾,挥手道:「去外头找一些宅子,最好偏僻一些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将人安顿在那儿,再找些人教教她们规矩礼仪。」

将人安顿出去?原来这些姑娘不是大人自己要?这会儿寒竹突然灵光乍现,不是给大人的,那难道就是给皇上准备的?

想清楚这一点,寒竹不免心中失望,看来大人是要将孤家寡人势必进行到底。再一想现下最闹腾的就是皇上选妃之事,结合贺宵让他去找这些姑娘,很快也清楚了这其中的利弊。

当即领了命,喊了人将一群姑娘又带出了丞相府。

各方都在暗自忙活,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朝露殿中早已火烧了眉头。

殿内摔砸成一片,宫人们退避三舍,半点不敢发声打扰,宋滓领着侍卫兵匆匆赶来,尤其的骇然。

宋滓难得充当了回贺宵的角色,警告了一众宫人今日殿中所发生的任何事不得透露出去半句后,独自掩门进去。

「陛下?」

宋滓不大相信眼前那个蓬头垢面的人会是他尊贵的皇帝陛下,但事实证明那还真的是。

云苍狼狈的窝在软榻旁,火炉倒在脚下,怀里抱了壶酒,闻声抬头看了眼宋滓,又举起酒壶咕噜咕噜直往嘴巴里灌,然而大多全洒在了衣裳上。

宋滓想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斗胆上去将其手里的酒壶夺了过来。

「皇上,你……你这是……」

云苍醉眼朦胧的瞧他,时不时伸手试图去够宋滓手里的酒壶,宋滓看他脸上通红通红,显然是醉了酒。

头疼的拧著眉道:「卑职去请贺大人。」

「不许去!」

云苍手指点着宋滓,「不许去!姓贺的越来越放肆了,朕不想见到他。」

宋滓无奈,「可皇上也不能如此下去,贺大……」

云苍怒声打断,「不许提他!」

宋滓转而改口,「如此不成体统传了出去,有损皇上威名。」

于是——

当云苍跌跌撞撞拉着宋滓出了皇宫大门时,宋滓终于感到有丢丢不对劲,皇上根本不是要去丞相府。

「皇上,我们这是去何处?」

「嘘,朕带你夜游汉阳城,宫中人多嘴杂,你看,在这儿朕说什么都不会传出去。」

宋滓忙一把拉住他,什么叫做在这儿说什么都不会传出去?云苍但凡在这儿发点疯,招来汉阳城百姓们,那可比在朝露殿惊险的多。

明早准是要成了那说书先生们的饭后茶谈,皇室的威严就此一去不复返,贺相不得挨个将他们都送去都察院监禁起来?

只得耐著性子劝说:「皇上,我们还是回宫里去吧,这天黑地寒的,要出了事,卑职不好交待呀!」

可此时的云苍哪儿还听得进去,宋滓只好一步一搀的拉着,侧头时发现后头不远不近跟着其他的侍卫,当即窝火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丞相府请贺大人。」

侍卫们连连应是,转身要走又听宋滓在后头气急败坏大吼道:「留几个人过来帮忙啊!」

——

贺宵逗宽衣准备睡下了,忽听房门被敲响,还没等开口,寒竹已经匆急的从外按了进来。

「大人,皇上又出事了。」

贺宵反手抄起外衣边往外走边胡乱穿上,寒竹紧跟其后解释来龙去脉。

「说是饮了酒才跑出宫,好在宋统领贴身保护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贺宵默不作声,眸色却深沉似融了墨水般黑到发寒。

找到人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一个云苍从皇宫东大门出来,生生在城中绕了一圈,从东边跑到了南边去。

南郊外多的是田地,这个时节田地里已经光秃一片,但四下都是随处可见的草垛堆。十来个侍卫横七竖八倒了一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宋滓束手束脚的扯著疯癫了似的云苍满头大汗。

寒竹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旁边贺宵手指骨节捏得嘎嘎响,表情克制了再克制,终于在云苍挣脱宋滓将其一脚踹进旁边的水田里时,忍无可忍上去一胳膊敲在他后脖颈。

云苍脑袋一歪一头扎进草垛里,昏死过去了。

场面一度很安静,贺宵沉着脸恨声道:「抬回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