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隐喻

将将回宫又出了幺蛾子,真是没有一天是太平的。贺宵赶到承禧宫见到云苍时,后者正背着手满长廊踱著步。

云苍不经意抬眼瞅见顿在远处凝视他的贺宵,当即迎了过去。

「你来了。」

贺宵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抬起手想敲他个暴栗又觉得不妥,转而理了理他额角那缕松散的头发。

牙关打了几下结,声音低低的,「穿的少了。」

殿门开了条缝,杨太医从里头出来,贺宵与云苍同时迎上去,云苍问:「母后如何了?」

杨太医谨慎道:「回皇上和大人的话,太后娘娘这是急火攻心引发了旧疾。好在并无大碍,微臣回去开些方子给天后熬了服下,养些日子就可无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太后如今不好再受刺激,否则恐会危矣。」

打发了杨太医,云苍朝贺宵投去一记眼神,意思很是不言而喻。殿门再打开一条缝唐倾从里走出,说是太后要见贺宵。

贺宵担忧云苍的身体,吩咐宋滓先送他回寝宫去,后者却一步三回头看得贺宵直皱眉头。

眼见着终于走远,贺宵才进了承禧宫。

外头极冷,入了殿门猛一阵回暖仿若从冰窟窿当啷一下掉进火炉子里。贺宵向来不怎么适应这种极冷极热的转变,掩上门脚下不禁顿住。

一直到里头传出太后的声音,他才定了定神往里走了几步,最终停在那面宽大的屏风前,假模假式的俯身作揖见了个礼。

「丞相随皇上出游才回来又匆急赶来哀家这承禧宫,真是难为你了。」

「太后说笑了,听闻太后旧疾复发,微臣倍感心忧。」

俩人你来我往的好一阵惺惺作态,冯婉终于叹出一声,「哀家倒无大碍,只是忧心皇帝。」

贺宵不作声,很了然冯婉想说的是什么。

果然,她继道:「哀家老了,往后皇帝还是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如今哀家也别无他愿,只盼皇帝能早日为我大商延续龙脉,先帝年间皇嗣一脉便只有他一人。」

顿了顿,那头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少顷,又是一声期期艾艾的叹气。

「先帝在时,即便于长宁宫专宠槿妃一人也好,还是到头只得来云苍一子也罢。说到底偌大皇宫多的是嫔妃贵人,至少此事上是从未落人口舌过,唯有一次……」

说到这里,冯婉没再继续说下去。

大商七十四年云苍出生,当时先帝已是四十出头,云苍的生母槿妃与先帝同岁,说起来云苍几乎是先帝的老来得子。

再说起槿妃,其小时便在宫中做宫女,后辗转到了尚且还是太子时的先帝身边,俩人几乎一同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更是两情相悦,只是后来不知怎的槿妃出了宫,不久后还成了亲。

后来遭了夫家虐待,和离后阴差阳错又与先帝重了逢,那年槿妃已是二十六,再度入了宫先帝当即封为了槿妃。

满朝文武接连反对,然而大商建国以来偏生就出了先帝这么个情种,不顾一切就是要将人留在身边。

先帝特为其建宫殿取名长宁宫,延长廊十里开辟梅园取名十里朝。

不仅数十年如一日的椒房专宠,这一生更是除了云苍再无其他子嗣,那令先帝为之罔顾一切宠爱一生的女子便是云苍的生母——杜槿。

而她呢?及笄年华便入了宫,想那时她何曾不是个怀揣美满的姑娘,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多年的勾心斗角,时至今日的地位更是不知踩着多少枯骨尸骸迎难而上才得来。

纵使再忆起多年前的事,冯婉那颗已是行将朽木的心还是会禁不住发寒。

「哀家前些日子还梦到了先帝,哀家觉得愧对先帝。」

贺宵还是不作声,敛眉间想的是:前些年太后专政,迫于臣民争议不得不提,那时云苍的推三阻四反倒是成全了太后的。

而今云苍掰回政权,朝堂上冯婉纵使手伸得再长也已经不能过多干涉,后宫仍旧空虚,倒叫她失了掌控云苍的先机,说这么多无非是想牢牢控制住云苍罢了。

不过此事说起来对云苍对贺宵对大商来说也并不是毫无好处,太后有一句话是说对了,云苍多年后宫空虚积月成年迟早落人话柄。

沉吟少许,破天荒顺了句:「太后且安心,微臣会提醒陛下为大局着想的。」

「哀家相信丞相,皇帝毕竟年幼,许多事情作为臣子你也得多多提醒着他。」

大抵是较为满意的,冯婉的声音里多了几许愉悦。

又说了好些话,冯婉终于借故困乏打发贺宵离去。

出了承禧宫转身又去了朝露殿,推门时连带着外头的寒风刮了进去,里头传来云苍一声倒吸冷气。

贺宵快速合上门,一回身才发现云苍正往外扒著自己的衣裳,身上就著了身单薄的亵衣亵裤。

听到有人进来转头来看,与贺宵撞了个四目相对,贺宵低眉,云苍则又从屏风后拿了新衣兀自穿上。

朝露殿每年容冬点炭都极为讲究,追其缘由多半是出在贺宵的身上,少年时他曾掉进宫中制冷的冰窖里,此后便尤其难以适应猛然的一阵冷一阵热。

以至于冬至后贺宵每来朝露殿,殿中必定是冷的,过后才点炭让它慢慢的回暖。

今日也如此,适才,贺宵进来时并不像走入承禧宫那般感到不适应。

云苍穿好衣裳似乎没有要再加一件冬氅的意思,贺宵默不作声去给他找了来,反手披到他身上,同时碎了两句嘴。

「这两日虽没了霜雪,外头却还是冷的,殿里又不点炭火,你那伤也没好利索,皇上什么时候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

云苍低笑,「也就是这种时候朕的贺爱卿也是个碎嘴子的。」

贺宵怔了怔,遂转了身,转身的刹那眼皮止不住地跳,抬手摁住,狐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禁说了?暗暗压了口气,问起正事。

「皇上刚回宫就给太后气病了,明日早朝上定有人要就此事大做文章,你可有想好如何应对?」

「还能如何?见机行事呗!」

「若他们就此再提纳妃一事呢?」

云苍一时没了话,贺宵无奈。

「太后问的也正是臣民们想问的,皇上今日搪塞了太后,明日上了早朝,又该如何搪塞满朝文武?总不能次次都用同一招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