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唐倾

什么叫做脱缰的野马?彼时,云苍向往却不易做到。脱缰的野马多好啊,不受群臣压迫没有宫墙大院的束缚,天下之大何处不是自在?偏生这平平无奇的平凡日子始终不是他该过的。

贺宵说的没错,他并非普通人,没法儿过普通人的日子,他们都不是。

他不是个傻的,他听的明白,可那又如何?他知道但他还是忍不住往反的方向而行。

贺宵追上来时,他远远朝他笑,「看,我就说你肯定是第一个发现我不在的。

「皇上日日想着做那墙头上的跑马,谁又拦得住。」贺宵面色阴郁,连带着语气都是阴阳怪气。

云苍只是抿著嘴笑并未作声,贺宵偏头去看他,面色还是有些许苍白,适才笑起来也很是无力。

「你的伤还未好全,若是再染上风寒可如何是好?」

仿佛应证他的话般,云苍突然捂著胸口整个人趴在马背上咳嗽起来,贺宵急忙勒住缰绳小心询问:「云苍……」

云苍微抬起头朝他狡黠浅笑,贺宵霎时明白他的路数,眉头微不可察的拧了拧。

「贺爱卿如此担心于我,不如你上来,同我乘一匹马,以免我稍稍不慎掉下去,如何?」

云苍笑嘻嘻的,贺宵横了他一眼,心下在想寒竹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追上来,云苍有伤在身不能让他再吹了寒风病上加病,那就干脆就一同等寒竹他们追上来再将云苍塞马车里去。

云苍不知道他的想法,还在兀自说得起兴。

「到底是在宫外,地方宽,想怎么样便怎么样,等回了宫,你我又得故作正经。」

贺宵下了马,伸手将的云苍的马绳握进自己的手里,云苍愣了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贺宵要做什么,无奈的哎了声。

「我不会有事的,方才是骗你的。」

贺宵却不搭他的茬,俩人一时无言。

寒竹与宋滓带着人匆忙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贺宵与云苍大眼瞪小眼的一幕,隐约还能听到云苍嘴里嘀嘀咕咕些什么,不过他们已经顾不上仔细去听,没出事就好啊!

贺宵回头便看到寒竹等人,当下二话不说将云苍直接从马背上扯了下来丢进后面的马车里,随行宫人们眼观鼻鼻观心,宋滓凑到寒竹身旁,小小声的说:「寒护卫,你觉不觉得奇怪啊?」

寒竹想也没想当场封口,「宋统领,你话太多了。」

马车内云苍瞪着贺宵,那眼神委实像个怨妇。良久负气般侧过身,以无视的态度无声谴责贺宵方才的粗鲁。但贺宵向来不吃他这套,冷笑一声也同他的相反面侧了身。

云苍越想越气不过,摆正坐姿作势来个对峙,转过来才发现贺宵背对着他,这下当真气得不轻,捂著胸口直皱眉头。

贺宵有所察觉,微微转了个面,见此,眉头不由挑了挑。

「陛下又疼了?」

云苍:「……」

许久,他拢了拢袖口,「冷!」

——

李全带了人到宫门口接驾,前两日太后以看望姑母为由将冯将军的嫡女珍平郡主唐倾诏进宫,今日特地吩咐了李全将唐倾一并带来,各中心思已然不言而喻。

贺宵与云苍刚从马车里下来,李全就给唐倾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略略整了整着装便迎了上去。

「恭迎陛下回宫。」

「珍平郡主?」

云苍一抬头瞥见唐倾,淡青裙装外头披了件雪白狐裘,整齐鬓发间的梅花珠钗随着她的欠身福礼轻轻摇晃,唇边带笑很是含蓄娇俏。

大抵是上天的特别宠爱,那眉目之中恍惚是几多风情,再几眼又像是含羞带怯的几多羞赧。说起来唐倾这模样真是半点不像她那一胃可敌他人三顿饭的大胃王母亲,也不像她父亲唐岑。

她娘段茹是辽疆公主,彼时也是那闺中娇养的夜明珠,性格里又带了顽劣,嫁进唐家生了唐倾后玩心仍旧未泯,唐倾一直是丢给了奶娘照顾,自己整日东出西进找人唠嗑玩乐。

而唐岑早年外战频频初便常年在外征战,回家的次数十根手指头也能数得过来,即便后头外战稍平奉命班师回朝,军中习性作风大条不拘小节更是没法带得住一个奶娃娃。

唐家虽是太后的远亲,但两家人似乎从无近亲外戚之说,相处很是融洽,反而是强强联手,尤其凸显太后的势力。

太后就很喜欢唐倾,后来还将人直接带在了身边,就连唐倾的郡主封号也是太后向先帝为她讨来的,可见太后对这个侄女有多宠爱。唐倾也几乎是在姑母身边长大,那些个规矩礼仪自然也是太后这头给教的。

一直到唐倾八岁时才回了唐府,继续做她的唐家大小姐,此后也鲜少再入宫。

「皇上在外可还顺心?」

顺心?云苍看了眼身旁的贺宵,嘴角扯了扯,「自然。」旋即转眼对李全道:「郡主难得入宫一趟,好生伺候着,千万别怠慢了。」

语罢,兀自往里走,李全赶忙叫住,「陛下,太后娘娘请您去一趟承禧宫。」

云苍步子不停,挥挥手以示他知道了。同贺宵走出去老远,面上的那点笑意顷刻荡然无存。

「皇宫当真是人心剖测,我这才刚回来,那边已经迫不及待了。」

贺宵没作声,行近朝露殿时叫停了云苍。

「太后那边定是要询问这几日在梅园庄的事情,你不必惊慌,她心中清楚得很。」

想了想,又补充道:「想必叫你去多半是说纳妃一事,你自己可得把持住性子。」

他说的是诸如昨日云苍听到「纳妃」二字时的态度,在太后面前断然是不行的,多那么一句嘴无非是提醒云苍。

过后他觉得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以上所有话,云苍能听进去一个字算他输。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先帝驾崩后云苍再怎么不情愿不也是爬到那高位上了。

反复一二十年了多少不痛快暗地里数落数落也就过去了,对于政务以及面对太后等人该怎么说怎么对待他不是没有数。

「你这么不放心,不如你同我一块过去。」

贺宵转身就走,「陛下通透,我便不多说了。」

云苍眯着眼看他走远,宋滓跟上来眼睛贼溜溜的看看云苍又转头看看远去的贺宵,最后定在云苍身上,谨慎道:「陛下,属下已经同寒护卫说过,过后同贺大人商量给您送猫来。」

云苍食指点着他,那意思说的是:很不错很上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他非臣不可相关小说

他在海棠花下

本书原名《海棠花下》,出版时改名为《他在海棠花下》。周逸作为一个“乖乖女”循规蹈矩地活了十几年。然而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爱上你那年我21了

2001年,有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那年除夕夜,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许南庭穿着她喜欢的黑色大衣...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舒远
祸国·归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祸国·式燕

唯方大地,燕璧宜程四分天下。十五岁的燕太子彰华本定谢家三女谢繁漪为妃,不料谢繁漪在出嫁途中不幸殒难。两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四阙
电竞恋人

鲜花珠宝,甜言蜜语,都不及他为了逗她高兴而唱的这首歌。—————————————————————季向空,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南野琳儿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赵虞暗恋一个小哥哥十年她打算等高中毕业,就去跟小哥哥告白没想到等她高考结束,她的小哥哥火了小哥哥趁着她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春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