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更衣间

陈喜乐推开他,又把自己裹起来。

「我知道了,你脱你的,我要睡觉。」

逼仄的空间里安静下来,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陈喜乐本来紧张的心情被困意逐渐打败,她迷迷糊糊睡过去,本来以为睡不踏实,却恰恰相反,一夜无梦。

等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睡在了地上,韩昭桉被挤到了被褥的边缘,侧着身子,背对着自己。

陈喜乐一时有些慌,别是自己睡着觉真对他干什么了吧?

这可不是没可能。

她想想就觉得头大,好不容易逃离开事件发生的起源地,现在又突然被拉回去了,陈喜乐看着韩昭桉对面那堵墙,突然很想冲上去撞一撞。

她想好了,如果韩昭桉醒来说自己趁他睡着做了什么的话,她就假装失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什么都好说。

陈喜乐简直要为自己提起裤子不认人的不要脸精神拍手称快,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个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大姐大,另一个小心翼翼总以为自己是小跟班,韩昭桉大老远跑过来,倒还真给了陈喜乐一种跟屁虫的错觉。

她把这事和李岩宁叨叨的时候,李岩宁还说了她一通。

「什么小跟班?陈喜乐你给我把你嘻嘻哈哈那一套收起来,人家小韩是个正经孩子。」

陈喜乐:「谁还不是个正经人了?」

她轻轻翻了个身,怕吵醒身边人,她已经尽力把动作放到最轻。

就在自己刚准备翻过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抓住她的手腕,陈喜乐压根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人拽了过去。

「姐,」韩昭桉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好像有点高原反应,睡不着,我可以抱你一会吗?」

陈喜乐脸刷一下就红了,还好背过身去,看不清具体的神情,否则她真的没有了老脸,还不如扒个地缝钻进去。

她使劲推开他,冷道:「你最好还是放开我。」

韩昭桉出了奇的听话,说松手就松手,陈喜乐得到自由,一轱辘爬回到了自己的塌上。

她睡觉不算死,再次醒来时候是被韩昭桉拽著胳膊拽醒的,韩昭桉脸憋的通红,大口大口喘着气,甚至还呕吐,这高原反应来的太突然了,陈喜乐措手不及,儿女情长先搁到一边,从包里翻了翻把药找出来给他。

韩昭桉眼神迷茫,陈喜乐想都没想,直接把药塞进他嘴里,然后找了杯水冲下去。

动作毫无温柔含蓄可言,一边喂还一边埋怨他:「活该,谁让你非跑过来找我,我都说了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全当不存在行不行?」

可能因为不舒服,韩昭桉没说话,陈喜乐大早晨起来实在闷得慌,披上衣服出去点了颗烟,西藏的清晨与别处似乎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那空气中飘来的阵阵清爽实在让人觉得畅快,好像所有烦恼都随着清晨的微风逐渐散去了。

旁边屋子的门「吱呀」一声,昨天高反的小姑娘出来,脆生生叫了句「喜乐姐」,她应着,看着小姑娘一早上起来穿的偏厚连衣裙,不得不说年轻真是好,于是下意识捂了捂自己的大衣。

所有人都陆续起来,陈喜乐先带他们吃了早饭,便准备去体验藏族民俗,韩昭桉死活在后面跟着,她在领队的时候看着跑上来的他,冷道:「还好你脸皮厚。」

他总觉得下一句不是好话。

「都看不出来有高原红。」

韩昭桉琢磨了一会,才明白陈喜乐这是在这里暗暗的骂他呢。

西藏一早一晚冷的要命,中午热的不行,来到了这里必定体验一下民风民俗,韩昭桉在藏服中间转来转去。

陈喜乐大老远撇著这人,觉得挺有病,一个大男人老在女衣区晃来晃去,他不嫌丢人陈喜乐觉得丢人,关键是某个中年大婶挑衣服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往韩昭桉这边凑凑,有时候还用胳膊肘蹭蹭,看的陈喜乐心里着急。

韩昭桉虽然不是什么香饽饽,但是也不至于让人占了便宜去。

她随手从旁边拿了件像样的藏袍,直接过去塞给他。

「赶紧给我换下来去,时间不等人。」

韩昭桉满脸天真:「怎么还成了计时了的?」

他声音不大不小,旁边几个人听到纷纷侧目,她怕游客以为是说她们,赶紧接了句:「我看你磨磨唧唧怕你耽误大家的时间!」陈喜乐搡着他,把他拉到更衣室,一边走一边低声教训他:「我都跟你说了,没关系没关系,不就是睡一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听姐的话,赶紧回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干嘛?!」

韩昭桉原本是进了更衣室的,陈喜乐在门外等待,但是嘴不老实,叭叭了一大堆,这话听在韩昭桉的耳朵里实在是烦,他二话没说,从更衣室探出手来把人拉了进去。

外面人多,陈喜乐忍住了尖叫。

更衣室的空间逼仄,陈喜乐一进来就被扣在了门板上,他动作干净利落,直接把门闩一插,她下意识开门,韩昭桉又直接把她两条胳膊举起来,死死摁在墙壁上,看着她的眼睛,那一双眸子带着些许光亮,又像是些许的愤怒,陈喜乐挣扎了一下,发现被摁的太死。

她道:「你这一回又是想干嘛?外面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韩昭桉没接她的茬,问其他的问题:「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什么?」陈喜乐脑子转了一圈,可算是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低声怒吼:「韩昭桉,你混蛋!」

韩昭桉被她这羞愤的模样逗乐了,他松开她,拿起放在一旁的藏袍。

「我要换衣服了,你出去吧。」

陈喜乐气的不轻,什么意思?想让自己来就来,想让自己走就走?想的倒是挺美。

她抱起胳膊,非常踏实的靠在门板上,一副「你尽管换,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的表情,韩昭桉愣了愣,然后轻笑一下,十分坦然的把上衣脱了。

她皱眉,这孩子什么时候学的那么奔放了。

陈喜乐岿然不动,继续盯着他。

于是,韩昭桉干脆把裤子也脱了,陈喜乐瞬间闭上眼睛,心里跑过无数只草泥马,这孩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没脸没皮了?以前那个纯情小少年呢?

以前的韩昭桉可是和女孩子说个话都会脸红,那时候陈喜乐还咸吃萝卜淡操心过,如果按照这个形式发展下去,他必定找不到女朋友,陈喜乐当时都给他做好包办婚姻的准备了,但没想到,安排著安排著就把自己给装进去了。

陈喜乐眼见这人不要脸,转身就想扒开门闩离开,手刚放上去,却突然被另一只大手摁住了,她抬眼望去,韩昭桉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放到了更衣室的另一侧。

陈喜乐:我一百来斤的体重就像小鸡一样被人提来提去?

她刚想动,韩昭桉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件女性藏袍扔给她。

他穿戴整齐,倚靠在门板上,上下打量著陈喜乐:「现在到你了。」

什么叫现在到她了?陈喜乐觉得这孩子脑子有问题,不跟他计较,拿着衣服就往外走,但是门闩在韩昭桉身后,她手刚扶上去,就被男人的大掌给包住了。

韩昭桉趴在她耳边轻声道:「姐啊,我都换了你怎么不换?占便宜没这么占的吧?」

陈喜乐也急了:「什么叫占便宜?从小到大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

说的也是,韩昭桉点点头:「你都看过那么多次了,也不介意我看看你吧?」

陈喜乐摸起衣服,暗搓搓的想,杀人灭口是不是就没事了?

门外已经有人在找导游,陈喜乐没办法,只好赶紧换衣服。

耽误自己的时间不要紧,那么多人都等着呢,别因为两个人的矛盾,把所有的人都耽搁了。

刚脱了鞋,她便觉得地上有点滑,韩昭桉立马过去扶住她,三下五除二顺便帮她把衣服脱了。

然后这个男人站到一旁,上下打量着她,说了句「身材不错」,搞得陈喜乐想拿起地上那双鞋拍死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门外,那小姑娘是亲眼看着陈喜乐和韩昭桉进去的,只是奇怪,两个人怎么进去换个衣服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小姑娘捉摸不透,正准备去敲门,被旁边的阿姨拦住了。

阿姨笑的一脸褶子:「不能去不能去,我们等一会没关系。」

小姑娘有点听不懂,但还是乖乖的坐下。

奇怪,为什么换衣服这么久?

韩昭桉说:「我觉得你头发放下来好看。」

他盯着她,看的陈喜乐浑身不自在,虽然已经穿上了衣服,那种目光炽热的,就好像自己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一样。

其实再想想这事儿能怪谁呀?谁让她酒后不是个东西,把人家好好的小伙子给睡了,现在可倒好,小伙子每天都在自己的身后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说什么都要对自己负责。

可她真的不需要呀!

陈喜乐把腰带系好,舒了口气:「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竹马难绕青梅相关小说

当军师受遇上将军攻

公元3384年,随着科技的进步,社会娱乐活动已经高度发达,一群程序员大佬用程序编写出一个虚拟世界,顾客可以根据自...

类型:耽美宠文    作者:幸运小豆
满级重生网红学霸

聋哑学霸重生,好不容易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和满级的头脑,当然要好好享受生活!却没想到,重生之后竟遇到前世相好!...

类型:耽美宠文    作者:五千
恶毒后妈自救计划

林乔穿越了,还是最惨的那种。 人家穿到书里,要么是男主角的白月光,是各路大佬的心头宝;要么是虐文女主,虐身虐心...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不加糖
泉客

我遇到一个相貌好似天仙一般的人,我以为他是仙,可是到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仙而是从水中而来的怪物...

类型:耽美宠文    作者:墨迹
卢小姐日理万机

隐居深山有些神经的画家卢小姐,有一天竟被告知是豪门私生子!然而她只有画画这么一个追求,好在豪门的一个男人看...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方生生
搞定偶像大人

一部爱豆对粉丝一见钟情,展开猛烈攻势,用尽千层套路的转正史。 搞定女朋友的第一要义是乖,第二要义是真诚。 买...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甜粥配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