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表哥

我在路边烂了个出租,我打开后座车门,白客也打开后座车门,我迈进小腿,他也迈进一根腿,我迟疑的停住了动作,挠了挠手臂,他也挠了挠手臂。

他这是在学我?

我把著车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坐在了后座,妄图甩开他有些烦人的模仿,但我俩仍同时坐了进去一秒不差。

我无语的看着白客,他冲我笑了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看起来纯情又俊郎。

算了看在他这么好看的份上不跟他计较了。

回去之后我借了邻居的手机给开锁的打电话,过来几分钟有人打回电话说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

我把手机还给了邻居并真诚的表达了我的谢意,随后拉着白客去小区门口领人。

那人在锁上一边掏著一边说:「你这锁有点门道,跟一般的不一样啊。」

「那是,这可是我请专人手工制造的,当然跟别的不一样,那人说这锁特别难开,就算是专业的没半个小时也下不来。」

话音刚落「吧嗒」一声,锁开了,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

我面子有些挂不住,转眼一看人家师傅都收工具了,白客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那把锁,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才感觉尴尬减轻了些。

我抽出几张红票赶紧把开锁师傅打发走了。

进屋之后我打开桌子上的抽屉,里面全都摆放着手机,各种型号各种配置都是最新最贵的,我随手拿了一个手机放在白客手心里:「这个给你。」

「这是手机吗?」他翻来覆去的摸著。

这记忆失的真好,当真给我创造机会。

「我去换件衣服,等会儿过来教你怎么用。」我对白客说。

他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换好衣服后我拿了一瓶香水,往自己的脖子和手腕处喷了一点。

这种香水闻起来前调极淡却有种温和稳重的味道,正适合安抚白客这种失去了记忆无措又迷茫的人。

出去后我坐在白客旁边,故意挨得他极近,手搭在他肩膀上将头凑过去,压低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磁性又性感:「白客,拿出手机来我教你怎么用。」

可能是靠的太近,我闻到了从白客身上传来的淡淡腥味,像极了长时间生活在海边而沾染的味道。

白客大抵是没有跟人靠的这么近过,慌乱的往旁边移动,我紧跟上去装作关心:「白客你怎么了?」

「没…没事,手机给你。」他低着头,面色绯红如同清晨起来第一朵绽放的玫瑰,在露水的晕染下显得格外的鲜嫩,当真是勾的我心痒难耐。

我并没有留白客住在这里,毕竟距离才能产生美,若是日夜相对,哪怕对方是个天仙也会让我没有感觉。

将白客安顿好后,我随手拿了一个手机登录软体账号给杨纯穆发消息:你那男朋友走了没?

不过一会发过来几条语音消息,那边的人破口大骂:老子他妈的没走呢,你居然还敢给杨纯穆发消息,你是不是他妈的活腻歪了!你要是再敢碰杨纯穆一指头老子就剥了你的皮把你熬成鱼油!

我再次编辑好发过消息去:「我车钥匙还在那里。」

消息刚发过去前面出现了红色感叹号,我被拉黑了。

于是我只好无奈的拉开另外一边的抽屉,里面放著好几个车钥匙,我挑挑捡捡选了个最拉风决定出去玩玩。

那是一个gay吧,我常常来这儿,灯红酒绿的迷醉让我忘乎所以,在这里我会在这里喝最辣的酒,钓最好看的男人。

可这里的男人犹如烈酒,好喝但不能常喝。

我身上受伤的地方已经好的差不多,虽然还剩下星星点点的青紫痕迹,但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难以想象我的恢复能力居然这么快。

出门之前我用遮瑕膏细细的掩盖了剩下的伤痕,在酒吧昏暗的场所里根本看不出来。

我将车放在了停车场,摇著车钥匙走了进去,夏飞坐在柜台前面晃着酒杯同旁边的小孩调笑着。

这里同平常的酒吧不同,打着舒徐的灯光,整个店的装修看上去轻缓,放的音乐也是低沉的男音,带着娓娓道来诉说故事的韵味,台上有衣着暴露眼含媚意的男子随着音乐起舞,可谓是优雅与艳俗齐存。

我走了过去,在夏飞旁边坐下:「怎么约在这种地方,你不是直的吗?」

夏飞为我叫了一杯酒:「我当然是直的,但你不是喜欢玩男孩吗,约在这种地方你心情大概会好。」

「今天怎么这么照顾我的心情,该不会你做了什么事没告诉我吧?」

夏飞朝身边的小孩使个眼色,小孩便乖乖的走到我身边。

夏飞:「我其实是想让你帮个忙。」

我伸手在小孩脸上摸了一把:「什么忙能让你给我送东西,哎,这孩子脸真嫩该不是高中生吧。」

夏飞道:「是高中生没开过苞。」

「高中生可不好弄,你送我这么好的礼物该不会……」

「是。」夏飞利落承认道:「其实我是想让你跟你那表哥通通情,帮我一个忙。」

我立马把手从小孩的脸上撤下来,如同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将小孩推了过去:「滚远点,这事我不干。」

夏飞讨好的到了把酒杯往我这儿推了推:「我也没办法,谁让你表哥是我们这一辈混的最出头的一个,要不是真遇到了难题我也不会找你,谁不知道你怕他。」

我喝了一口酒,不说话,权当自己没有听到。

夏飞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我面前:「这是我在外留学期间的一个朋友,他找了个女朋友说是去她家住一段时间,就再也没回来过,当时他父母不同意这场婚事,他便和其他人串通好跑去那女的家了,从此之后便联系不上了。」

我看了眼那照片,里面的人肌肉壮硕金发碧眼笑的灿烂。

夏飞继续说:「现在失联时间还不长,上面的长辈们不知道,他们有心要找却不知道那女的住在哪里,是哪个国家,连她的照片都没有,所以想拜托我在境内找一找,我又不是什么优秀的人才,家族里的资源也不用在我身上,除了钱我连一点权利都没有,实在没法找,况且他还救过我一命。」

夏飞表情看起来很是可怜:「你表哥高冷交往的都是手里攥着实权的,我说不上话,乐朝你帮帮我。」

他话都是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在不帮恐怕就说不过去了,我叹了口气,朝小孩招招手,对夏飞说:「这忙我帮了,你知不知道那女的长什么样?」

「知道。」夏飞说:「我见过她一面,她的眼睛特别好看,我从没见过那样好看的眼睛。」

「然后呢?」我问。

夏飞一愣:「什么然后?」

「那女的照片呢?」

「没有。」

我叹了口气,拿起桌子上的外国人照片:「算了,有这个也行。」

我搂着小孩出了酒吧后就打发他走了,顶着小孩不可置信目光我说:「我还有有事,过几天再找你。」

那小孩也甚是乖巧点点头就自己打了个车走了,他那副样子让我想起了白客,不过就算是白客现在也不能让我打起精神。

小孩走后,我上车,打开车钥匙,踩下油门一路飚回家中,提着一口气,上楼,打开门,坐在沙发上。

刚坐到沙发上,心里提着的一口气就散了,我恍若被抽干所有都的力气,身体软绵绵的倚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只要一想到要去找表哥,我就止不住的心烦。

我那表哥甚是敬业,一门心思的想把我扒拉回正道,只要看着我没有去上班就给我打电话,手机铃声不断响起,上一次我没忍住把手机卡拔了,于是一时世界清净,后来我就后悔了,当时想,要是下次见到表哥他不把我生吞活剥了,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见到他了。

我母亲有一个弟弟,十几年前出了车祸夫妻俩身亡,留下我表哥安应一个人,自此安应就在我家生活直到长大。

我母亲真的是待他比我要好,他优秀聪明,沉稳敏锐,母亲常常拿我跟他比较。

长大后,父亲见我不成器也明确说过公司要留给安应表哥。

我并不在意,甚至巴不得如此,若是让我管理那样大的公司岂不是能将我累吐,我只要钱就好。

不过安应表哥看起来对我非常有期待,一门心思的想将我培育成才,我父母都放弃了,他还锲而不舍,这让我非常苦恼,所以一直躲着他。

算了算了,我摇摇头,不想了,这都是为了夏飞,要不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才不会答应他去求我表哥。

我愁的用力挠了挠头发,最后甩了甩头,决定不想了先睡觉,要是明天表哥不帮我,我就赖着他不走了。

我转念一想,不行,我这样有点亏,夏飞只出了一个男孩子,我就要看经历面对表哥的灾难,我得让他出点血。

要什么好呢,一辆车?可我有很多,最高档的手表?我也有,要点什么好呢?

我费力的思考着,不知何时竟在沙发上渐渐睡了过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泉客相关小说

卢小姐日理万机

隐居深山有些神经的画家卢小姐,有一天竟被告知是豪门私生子!然而她只有画画这么一个追求,好在豪门的一个男人看...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方生生
搞定偶像大人

一部爱豆对粉丝一见钟情,展开猛烈攻势,用尽千层套路的转正史。 搞定女朋友的第一要义是乖,第二要义是真诚。 买...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甜粥配茶
快来收了这头猪

朱竹竹是一只21世纪的小香猪,她的主人是一个身患绝症的十八线作者,主人弥留之际,还在坚持更新作品,朱竹竹知道主...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虽丑不嫌
当小跟班突然变成绝世美男

跟她的小跟班同居之后,夏知以为她的日常是:磕小跟班和他邻居哥哥的糖以及YY邻居和小跟班的爱情故事 而事实是: ...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傲娇的十三
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穿书成为恶毒女配,面对注定的死亡结局怎么办?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老娘不如潇洒一把!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酥酥
后宫第一秃

方舟苑辛苦成团不幸穿越,本想利用歌喉和美色,做好皇帝的舔狗,不想职业生涯一开始就遇到了难关—— 她居然是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杨致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