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向神佛许一个心愿

又到了一年的年末,不管这一年有多少烦心事,新的一年就要来到了。结束了一年的工作,是时候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了。

苏唐的的老家在云城,是一个北方的十八线城市,虽然比不上S市这样繁荣,但胜在人间烟火气。

苏唐感觉尽管这些年云城一直有变化,可走在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之中,随处可见的每一处地方都有关于自己的印记,都让自己感觉倍感亲切。

最重要的是,有家人陪伴在身旁。自从工作之后,真的是很少能够回家,S市离云城很远,除了过年,几乎没法儿和爸妈见面,一想到这里,苏唐又在考虑方亭说的事,首都别的不说,离家比S市近的多,抽空也能回来陪陪爸妈。

总体来说,过年回家应该是温馨的,除了一件事,就是相亲。

苏妈妈大有一种可算抓住了苏唐的心理,恨不得每天都给她安排一场相亲。

苏唐走在大马路上,满脑子都是她妈的碎碎念。

「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王阿姨的儿子,在大学当老师的那个,很好的呀,你去见一下,见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不行的话,就当是个朋友好了。」

老实说,苏唐对王阿姨的儿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她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经是一团乱麻了,她妈还要过来添乱,她很烦躁啊。

但是很显然,苏妈妈摆出了一副长期抗战的架势,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苏唐决定速战速决。

见一下王阿姨的儿子不是什么大事,见过之后人家不满意,这也不能怪她。

S城比较小,没什么合适的咖啡厅,两人退而求其次,约在了快餐店。

坐在快餐店的椅子上,苏唐的两只眼睛一直打量著街上的行人,猜测到底哪一位是王阿姨的儿子。

这间快餐店临街做了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视线极好,一览无余。

过了不一会儿,一位男性推门而入,坐在了苏唐对面。

不得不说,王阿姨的儿子跟自己想象的略有差距。

在苏唐的印象里,大学的年轻教师一般还是比较温文尔雅的,但很显然,王阿姨的儿子比较早熟。

苏唐看着他这一张略微有些沧桑的脸,略略有点尴尬:「你好,我叫苏唐。」

在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两人就开始了此次的相亲旅程,其内容无非是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家庭,收入,以及家里有没有房?有没有车?总体来说毫无新意。

这次相亲总共费时一个小时,苏唐个人觉得,这种无意义的社交是在浪费生命。

那位老师离开之后,苏唐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在大学是带思想政治教育的,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倒是省得苏糖多说话,只需要会嗯嗯嗯,就可以。

就是总让自己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在聆听思政老师的教诲。

因此在相亲结束的时候,也总有一种终于熬过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感觉,苏唐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窗外阳光正好,决定出去逛一逛。

一出门就碰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任青洲发誓,自己绝对是无意间撞上苏糖相亲的,自己绝对绝对没有跟踪她。

至于他为什么要大过年的跑到云城,这个问题他拒绝回答。

苏唐那个相亲对象长的也太一般了,倒是挺能说的,一个小时光见他嘴在那叭叭叭的动,苏唐都没说过几句话。

至于,他为什么会盯着别人看一个小时,这个问题他也拒绝回答。

苏唐对于任青洲在此时此刻女出现在云城的街道上,表示非常意外:「你怎么会在这儿?」

「听说这风景挺好的,我来旅游啊。」任青洲尴尬的笑。

我信你个鬼,现在是冬天,哪里来的什么风景?

而且就云城这个小城市,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在哪里,也值得您大老远的来旅游。

「旅游也该去城外的月华寺,云城就这么一个知名景点,你走错地方了。」不知道为什么,被任青洲抓包相亲,苏唐心里的感觉很微妙。

「我找不到,我迷路了。」任青洲可怜兮兮。

每次一见到他这副神情,苏唐就没什么抵抗力,嘴上说著让他自己打车去,身体却很诚实的跟他上了车。

不争气啊不争气。

他长的这么好看,万一真的丢了太可惜,苏唐安慰自己。

司机大哥也是个热心肠,看任青洲一副外地人的模样,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热情问道:「来我们这儿旅游啊兄弟?」

任青洲嗯嗯啊啊。

司机大哥又问:「你俩一起旅游啊?」

苏唐怕他给自己推销啥乱七八糟的旅游团,赶紧制止道:「我不是,我是本地的。」

投过后视镜都能看到大哥一脸了然的神情:「兄弟你来找对象的吧,旅游就顺道的呗。」

任青洲恨不得跳起来给大哥点个赞,大哥你太有眼光了,都能看出来我是来找对象的!

苏唐无力吐槽他们两个,大哥你转过头来看看啊!我配吗!我不配!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司机大哥一直在针对年轻人如何恋爱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苏唐觉得用一句很有名的话来说——自己如鲠在喉,如坐针毡。

好容易到了月华寺,赶紧逃命一样的下了车。

再坐五分钟,大哥就要从结婚的话题聊到生孩子了,这可真的是过于可怕了。

月华寺里供奉的是佛教,苏唐家一家都不信这些,也没有什么定期过来上香的习惯,因此每次来也都当是个景点逛逛,除去佛教圣地,这里的建筑也十分精美,值得观赏。

苏唐记得自己上次来还是方亭来了云城,自己陪她来的,还求了一个什么姻缘牌。

大概所有的景区都会搞求签祈福挂姻缘牌这种很有仪式的东西,在苏唐眼里看来,这些东西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但景区的东西往往卖的极贵,苏唐认为,这是在交智商税。

事实上,正当苏唐思考之际,任青洲已经去交智商税了。他也去求了一对姻缘牌。

苏唐望着这一对跟方亭的小牌子长的没什么两样就是略微大那么一点点的大牌子,简直无力吐槽。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他们有钱人买东西都这么随便的吗?他手里这个可比方亭那个贵一倍还多。

苏唐很心疼钱,尽管不是自己的钱……

任青洲也不信这些,可他就是觉得好玩,他递给了苏唐一个小牌子:「寺里的人说把你的心愿写在上面,在挂到那面墙上,就会实现。」

我知道,不管想要什么,都要自己努力去争取,包括你。可我依旧想向这里的神佛许愿,希望你能过的好。当然与我有关最好。

苏唐吐槽道:「这是姻缘牌,是两个人挂在一起求姻缘的,不是祈福的!」

任青洲从善如流:「那你和我挂在一起。」

苏唐真的是服气他的,世上竟然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我不要,我不想上娱乐新闻。」苏唐果断拒绝。

「你想太多了吧姐姐,就算被人看到也顶多觉得粉丝瞎写的,这一面墙的牌子里绝对有我的名字,你信不信?」

信信信,您多红啊,您宇宙实红。苏唐懒得和这种幼稚鬼计较。

任青洲依旧拿笔写了自己的愿望,神神秘秘地挂在了那面挂满了牌子的墙上。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苏唐接过剩下的小木牌,打算写点什么。

但又不知道该写什么好,诗词歌赋太过矫情,何况自己如今感情生活一片空白。

好吧,好像也没那么一片空白了……

苏唐略略侧过头,就能看到正在认真悬挂木牌的任青洲,他长的过于优越了,五官完美的像按比例雕刻的雕塑,立体又深刻,苏唐每次看到这张脸都会略略有些愣神,有些不真实感。

而就在刚才,面对那位滔滔不绝地政治老师的时候,苏唐承认自己走神了。

恍惚之间,自己好像看到了任青洲坐在对面,他才没有那么多絮絮叨叨的话,其实他光坐在那儿冲著自己笑,就已经很让人开心了。

人是种欺骗性很强的动物,骗自己也骗别人,骗着骗着就当了真,可其实哪里骗不了自己的心啊,喜不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问问自己,不就有了答案吗?

苏唐沉默了,可能确实应该好好问问自己的心。

任青洲知道苏唐在看自己,他这个人,对别人的目光总是很敏感的,因此他一下就捕捉到了她对自己的悄悄窥探。

一瞬间,他居然紧张了,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登台的时候,明明做了充足的准备,可还是会有些心跳加速。

总会害怕做错什么,让别人觉得自己不够完美。

如今他已经过了追求完美的年纪,也知道很多事不能够强求,可就算明白再多的道理,在面对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时候,依旧会羞涩,会紧张,会变回那个懵懂的小朋友。

想努力的展示自己的好,想让她知道,自己是多么与众不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搞定偶像大人相关小说

快来收了这头猪

朱竹竹是一只21世纪的小香猪,她的主人是一个身患绝症的十八线作者,主人弥留之际,还在坚持更新作品,朱竹竹知道主...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虽丑不嫌
当小跟班突然变成绝世美男

跟她的小跟班同居之后,夏知以为她的日常是:磕小跟班和他邻居哥哥的糖以及YY邻居和小跟班的爱情故事 而事实是: ...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傲娇的十三
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穿书成为恶毒女配,面对注定的死亡结局怎么办?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老娘不如潇洒一把!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酥酥
后宫第一秃

方舟苑辛苦成团不幸穿越,本想利用歌喉和美色,做好皇帝的舔狗,不想职业生涯一开始就遇到了难关—— 她居然是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杨致宁
专治大佬各种不服

南歌追星的路上撞倒了「一座冰神」 事实证明,撞人需谨慎 尤其是这个大佬霸道,冷血,无情,傲娇,还病得不轻...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多树
柏先生,我们天生不对

一场预谋的车祸,让陶姜多出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在寻找真相中,遇上了柏文川。 【柏先生,我们天生不对】 柏文...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枕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