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下浔阳

骠骑将军给太子的信上说,朝中有人与蛮夷勾结,图谋不轨。

于是太子便找了傅长淮,告诉他这件事。

一番商议下来,傅长淮打算三日后动身前往浔阳,先把中轩书院的罪名洗刷,然后再布局下一步。

而将军府中,朱竹竹却在想如何才能进去皇宫见到辜佑。

她总觉得,他刻意写下的杜甫的那首《赠卫八处士》是一个暗示,或许她失忆的源头,可以从他那里得到解答。

但她却苦于没有进宫的机会,一时忍不住跟巧儿倾吐,「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宫见到男神啊?」

巧儿在一旁做着女工,直言道:「小姐,皇宫不是想进就进的,得上面的人召见才行。」

恰巧这是朱翰走了进来,问朱竹竹道:「你想进宫?」

朱竹竹点头,赶紧掀过辜佑那一茬,「嗯嗯,听说皇宫里新建了一个蹴鞠场,就想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爹可有什么法子?」

朱翰在她房里坐了下来,巧儿放下女工为其斟茶,他接过茶喝了一口道:「说来也巧,今日早朝时穆王还特意找我搭话,说是他新建的蹴鞠场已竣工,他知你对蹴鞠肯定感兴趣,若你想去便随时可去。」

「穆王?小时候被我揍得六亲不认的那个小胖子吗?」

她的脑海中,除了儿时替文熙教训六皇子奕允的画面之外,还有另一个关于他的片段。

那时朱竹竹刚认识文熙不久之后,她去宫中找文熙,正好看见六皇子鬼鬼祟祟地躲在文熙宫的一角,她以为他又想捉弄文熙,于是直接绕到他身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将人拖到了一个僻静的地点。

「上次我说的话你忘了吗?你要是再找文熙麻烦,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放开人后,她双手叉腰道。

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脚下的泥土还未干透,六皇子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向爱干净的他此刻却罔身上沾染黄泥的事实,而是倔强地站在朱竹竹的面前道:「我不是来找文熙麻烦的,我是来找你的。」

「你居然敢来找我的麻烦?」朱竹竹深刻怀疑自己的耳朵,虽然面前比她高一个头的小胖子看着很魁梧,但是完全是中看不中用呀。

说话时,她的双手交叠,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大有他敢说个是字,拳头就会往他身上招呼的架势。

六皇子再怎么大她几岁,毕竟也是个小孩子,面对比自己厉害的人气势都少了一大截,有些畏惧地盯着她的脸看,「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自从那日你把文熙带走后,我这几日都会来她这里蹲守,看能不能遇到你,没想到今日还真让我遇上了。」

朱竹竹不耐烦道:「那你找我干嘛?」

「我找你当然是想跟你交朋友的了。」他接着解释道:「我母妃说,喜欢一个人可以先从朋友做起,等到我们都长大了,我就可以娶你了。」

说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而听到关键词的朱竹竹不可思议地瞪大眼,「什么?你喜欢我?」

六皇子此刻扭捏得像个女孩子,含羞带涩地点头道:「嗯。」

差点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朱竹竹很干脆利落地往他脸上招呼了一拳,「喜欢你个大头鬼,我允许你喜欢我了吗?」

六皇子捂著红肿的半边脸颊呼痛道:「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谁规定还要获得当事人的允许了。」

「我规定的,反正谁要是喜欢我,都必须得经过我的允许,不然你的喜欢就是无效的。」她的眉毛扬得老高。

「那你为什么不允许?」

「因为我不喜欢你呀,蠢蛋,整日吃得白白胖胖的,谁会喜欢你一身的肥肉,如果你将来能成为我爹那样的大英雄,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那一言为定,日后我要是成为了比朱将军还厉害的人,你便不得拒绝我的喜欢;若我向你提亲,你就得嫁我。」

听到后半句话时,她还是没忍住出了手,「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可怜的六皇子,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娃子给揍成了猪头,待回宫后被母妃林贵妃看见时,还只能撒谎说是自己顽皮去捅了蜜蜂窝。

要不然以林贵妃的脾性,要是她知道是朱竹竹打伤了自己的儿子,那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往事如潮水一般涌现,想不到年幼时的自己如此蛮横不讲理。

她忍不住在心里窃笑。

听见女儿说出这么胆大妄为的话,朱翰的一口茶卡在喉咙里,差点喷了出来,「你何时揍过六皇子,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

得意忘形的朱竹竹赶紧自圆其说,「哦,那都是小时候发生的事了,我都记不大清了,或许记错人了也说不准。」

「我就说,林贵妃把六皇子保护得好好的,你怎么可能近得了他的身。不过既然穆王都那么说了,你要进宫的话,明日早朝随我一同前去即可。」

原本这是一个混进翰林院找辜佑的极佳机会,但是一想到可能会遇到穆王,她就有些怯步了。

比起见到辜佑,面对穆王这个问题更为棘手。

听说他在坊间的名声并不怎么好,是个笑面虎一般的存在,要是他心眼小的话,说不定会翻出陈年旧账找她清算一番,到时危险的可就是她了。

于是她讨好性走到父亲的身后,给其捏肩捶背,转移话题道:「昨天逛灯会的时候女儿听说,明天鸿盛酒馆请了闽南戏班子来唱戏,女儿还从没听过闽剧呢,想去见识一下世面。」

朱翰悠闲自得地闭目养神,「这么一说,是又不想去皇宫了?」

朱竹竹介面道:「改日,改日再去。」

朱翰太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性了,想去什么地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去,不会延期,至于她说的改日,那就很有可能是不想去了。

也罢,反正他也不想她跟穆王有过多接触。穆王心机如此深沉,万一自己女儿要是被其利用,那就得不偿失了。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非常想去看戏,翌日清晨,朱竹竹便带着巧儿出了府。

两人走在宽阔的街道上,赶着早市的人一点不比其他时间段的人流少。

朱竹竹边走边伸了个懒腰,「还是早上的空气好,吸一口神清气爽。」

伸懒腰完毕后,她的眼睛往四周瞄去,当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映入眼帘时,她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巧儿,你快看,那是不是我男神?!」

正在挑选糕点的巧儿应声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确认道:「是的小姐,那是辜公子本人没错。」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她现下便是!

「走,我们过去会会他。」

辜佑这次出宫,是在翰林院副掌院学士的带领下跟同僚们一起去浔阳考察,以便编修地方志。

但原定计划是,他随另外几位大学士去杭州乌镇考察,但后边他找到掌院,亲自求了一个人情。

浔阳是他的故乡,他想借着这次机会回去探望乡亲们,掌院念他为人忠孝,应允。

其实他此番前去浔阳的目的,不单单只为探望邑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无论如何,他得好好利用这次回浔阳的机会,将褡裢里的东西物归原主。这般想着,手不自觉地放在了褡裢上。

在他神游之际,旁边突兀地传来了一道很轻的女声,「男神!」

他循声望去,意料之外地看见了一个想见的人。

距离出发还有半个时辰左右,众人在街上随意闲聊起来,他跟顾壬煊打了一个招呼后就走到了朱竹竹那边。

「你们怎么在这?」原本他想说的是你怎么在这里,但看见朱竹竹旁边站着的妙龄少女,看其穿着打扮便大概知其身份,遂改了口。

今日的朱竹竹披着一件大红色的斗篷,显得人活泼又可爱,「我们打算去鸿盛酒馆看闽剧,男神这是要去哪?」

「翰林院每二十载便要编修一次地方志,这次我等奉命随副掌院一同前去浔阳考察,再过半个时辰,就要去码头乘船了。」

「那浔阳好玩吗?」

「别的不说,我自幼生长于浔阳,它在我心中自是无可取代。」

听到浔阳是辜佑的故乡后,朱竹竹不淡定了,「原来浔阳城是男神的故乡呀,那我一定要去看看了。听说浔阳的歌妓个个美若天仙,说不定还可以一睹芳容呢。」

辜佑失笑道:「我常年埋头苦读,倒是不曾见过你口中美若天仙的女子,不过在我看来,最美的不是皮相,而是人心。」

巧儿在一旁安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朱竹竹这才想起男神还不知道巧儿的名字呢,连忙引见道:「对了,还没跟男神你介绍呢,这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巧儿。」

「巧儿姑娘好。」

「辜公子有礼了。」

两人客套地行完见面礼后,辜佑往刚才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众人的视线正投向他们,于是转头跟朱竹竹道:「我该走了,竹竹、巧儿姑娘,就此别过。」

「男神慢走。」

辜佑一行人走后,巧儿客观地评价辜佑道:「小姐,我觉得这个辜公子,温文尔雅,谈吐不凡,很能博得人好感。」

「那当然,我男神可是魅力无限的,比那个傅长淮不知强了多少倍。」

「也不尽然,至少在这长安城里,傅公子可是有着第一美男子的美称呢。」巧儿不是很赞同她的观点。

朱竹竹不服气道:「肤浅,你刚刚没听我男神说吗,最美的不是皮相,而是人心,就他那副花花肠子,空长著一张臭皮囊又有何用。」

但她不知道的是,傅长淮长著的那张臭皮囊,日后用途可大着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来收了这头猪相关小说

当小跟班突然变成绝世美男

跟她的小跟班同居之后,夏知以为她的日常是:磕小跟班和他邻居哥哥的糖以及YY邻居和小跟班的爱情故事 而事实是: ...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傲娇的十三
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穿书成为恶毒女配,面对注定的死亡结局怎么办?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老娘不如潇洒一把!老公不破产,老娘不下班!...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酥酥
后宫第一秃

方舟苑辛苦成团不幸穿越,本想利用歌喉和美色,做好皇帝的舔狗,不想职业生涯一开始就遇到了难关—— 她居然是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杨致宁
专治大佬各种不服

南歌追星的路上撞倒了「一座冰神」 事实证明,撞人需谨慎 尤其是这个大佬霸道,冷血,无情,傲娇,还病得不轻...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多树
柏先生,我们天生不对

一场预谋的车祸,让陶姜多出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在寻找真相中,遇上了柏文川。 【柏先生,我们天生不对】 柏文...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枕星河
奈何他千娇百媚

白莲花(男主)vs高岭之花(女主) 扶光君飞升第二天,其座下七万多信徒联合起来将清瑶仙子庙宇给炸了! 整个天界的神官...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cp学初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