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媚四:好甜

这撩拨的方式可以啊!

刚刚扶光君那一瞬的呆萌,女仙官们感觉自己的心都被融化了。

其他女仙官有样学样。

女仙官:「扶光君看起来很贵。」

扶光:「......」有些莫名其妙。

女仙官:「扶光君整个人是发著光的。」

扶光礼貌性地不好意思了一下。

他只是用手中折扇轻抵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这在一众女仙官看来就是害羞了!他害羞了!!他害羞起来的样子好可爱!!!快快快,接着撩拨他!!!!

这个时候她们也不争了,谁会撩谁上,她们就像看扶光君「害羞」的模样。

女仙官:「扶光君一定是吃糖长大的。」

扶光:「.....」倒没有莫名其妙,他似乎已经知道这位仙子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女仙官:「看起来好甜。」

果然。不过扶光还是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赞美的话他都喜欢听,只不过由于从小听得太多了,一般的赞美他心里其实早已无感,有时新鲜有趣的赞美倒是会让他飘一会。

女仙官:「这清瑶宫外平日里冷冷清清,扶光君一来,感觉连空气都带着春天的花香。」

扶光君看向说这话的女仙官,眉梢微挑。

那女仙官看着扶光君,他向自己挑眉了!扶光君向自己挑眉了!!我的天,勾魂啊,我没了!!!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自己由于太过激动,控制不住尖叫。

其他女仙官心里就很酸。扶光君挑的哪是眉,是她们心上的粉红气泡!

就在那位双手捂著嘴巴的女仙官鼓起勇气朝扶光扭扭捏捏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天降冰凌!

冰凌,不是冰雹。

从天而降,一根根如同巨大的钉子,直插在地上,阴寒清透,寒意逼人!

那位女仙官被自己身前的巨大利器给吓蒙了,刚刚还面含春色,此刻脸色惨白如纸,她转过头看向来人,嘴巴像是长了冻疮,话说的抖索不清,「清,清瑶,仙上.....」

围在扶光身边的一众女仙官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呆了。

她们只见清瑶仙上冰颜清寒,眼神冷飕飕的,眸中的寒光如同冰刃,锐利无比。

上一刻她们还置身于春暖花开中,此刻被清瑶仙上扫过只觉得雪崩的突然,冰原霎时间在她们周身蔓延开。

云衡:「君上你没事吧?」

扶光看了看插在自己面前的巨大冰凌,里面所灌灵力强悍,裂纹密布。就刚刚,他若一个不留神,反应迟钝半步,下面被四分五裂的坑没准就是他的墓地.....「没,没事。」

扶光看向清瑶。

她很生气?

再看向她身后的那一众男仙官,以及将「怨愤」写在脸上的木槿,扶光清楚了。

「清瑶仙上,你这不声不响的,二话不说,就.....」扶光一个眼神,云衡便乖乖闭了嘴。

云衡堵著一股气,过去将插在扶光面前的一根冰凌两手拔了起来,都没直接用劈的.....

遮阳伞,躺椅,还有那些仙果点心琼浆玉液全都碎成了冰渣渣,满地狼藉。

扶光:「清瑶。」

清瑶没看扶光,而是看了看在他对面的那位女仙官,以及她身后的那一众女仙官。

置身于冰凌之中的女仙官们有些瑟瑟发抖。

木槿转身看向身后,对那群男仙官道:「你们还愣著做什么?还不赶紧各领各的。」

那一群男仙官相互之间看了看,一个个下界小媳妇似的过了去。

这下那群被惊吓过度的女仙官知道了,原来是他们这群货将清瑶仙上这尊煞神给引来了!

木槿看向她们,冷声道:「我们清瑶宫修身养性,一向清净,外面也不能是红杏园。」

这些女仙官不敢在清瑶宫外对其主神官以及宫中的仙官放肆,是以将所有的火气统统发在了那群打小报告的男仙官身上。

「这些男仙官真的是.....」真的是不择手段!

「好气!一定是他们将清瑶仙上搬了出来!」

「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这还没在一起呢,就管这么宽,喜欢扶光君怎么了,又不是和扶光君在一起。」

......

她们声音很小,但由于心里不忿,声音就是再小,只要有意,她们也能使得那群男仙官听到。

「扶光君,我现在单身了。」一女仙官对扶光道,看到扶光君的反应,她笑了笑,「以后我可就不是红杏出墙了。」

扶光俊颜上表情就很干,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见清瑶冰颜神情晦暗,他眸光一动。

而被踹开成为过去式的男仙官面如土色,「.....」这一把刀扎的就很突然!

不过这事也靠同类衬托。

一女仙官指著一男仙官的鼻子言辞激烈道,「好啊你,你竟然联合他们去请清瑶仙上!当初你是怎么说的,说只要我开心就好,我一看到扶光君就开心,你竟然不支持我!」

那男仙官:「......」我真的错了?!

另一女仙官看着面前有些眼熟的男仙官,「你叫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我爱慕者那么多,我也记不住,不过你我记住了,以后你再也没机会了。」

那被心中小仙女剔除的男仙官,「.....」表情就很悲壮,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她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记住!

......

清瑶仙上办完事之后就要离开,这时扶光在她身后叫住了她。

「清瑶。」

顾子舒,方舟,风弦仨人面面相觑,这扶光君竟对仙上直呼其名。

清瑶转过身,眉目美而锐利,明显不悦,「云修晏,你当我清瑶宫外是什么地方?」

扶光俊颜做乖巧状,温声道:「我等清瑶见面的地方。」

清瑶冰颜神情似有些许的不自然,但也不过瞬时而已,随即语气更加冷硬,「天界虽也有尊卑,但如下界的平民百姓,人多了就可颠覆一个政权,天界的仙官如果联合起来对准了一个神官,这个神官就会成为一个靶子。」

闻言,扶光双目炯炯,直直地看着清瑶,熠熠生辉,「清瑶担心我。」

清瑶冰颜神情淡漠,看着他冷声道:「我是不想看到我清瑶宫外成为群殴的场地。」

扶光唇角含笑,道:「都忧虑到群殴上了,还说不是在担心我。」

清瑶:「.....」

一旁的云衡:人家是越挫越勇,但云衡觉得自家君上是越挫越浪?

而另一边的木槿:仙上干脆直接动手算了,扶光君的理解力真的是绝了!木槿不相信扶光君没听出仙上的意思。他偏偏装的很像,他在仙上面前看起来是满怀感激的真诚,谁要他真诚的感激啊。仙上只想让他赶紧滚,还清瑶宫一个清净,偏偏对上他这么一副温暖干净人畜无害的真诚脸,绝了......木槿只觉得仙上真的太难了!

「什么情况啊?」方舟道,「我怎么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呢。」

风弦:「很明显,扶光君是故意的,他就是在挑衅仙上,说那些话就是想要气死仙上!」

顾子舒:「.....」方舟和风弦的话好像都有道理。

扶光看着清瑶目光灼灼,嘴角微扬,笑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清瑶在场的话,我一定就不会受伤。」

清瑶看着他这笑颜,冰颜神情明显有些呆愣。

木槿内心:我家仙上还会帮你和绝大数人为敌不成?!想什么呢你!

云衡脸上的表情就很别扭。

清瑶似对扶光有提防,见他迈步过来,她便不著痕迹地往后退。

「因为我舍不得清瑶担心,就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

闻言,云衡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了自己的双手中。

木槿表情极其扭曲。

而方舟,风弦,和顾子舒三人则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扶光看着清瑶,他眉目温雅,两边嘴角弯起时,眼睛会眯成弯月,里面盛满了星星。

清瑶长睫下的乌黑眸子微微一闪,之后冰颜上却是木然无表情。

只见她手提着的绯衣剑似有微动,剑身仿佛亮起淡淡一层光华,可随即就隐在了她雪色宽袖中。

………

三司会审,兹事体大,要务在身的神官可不参与,天界神官大多都会出席。

这扶光君虽是刚飞升的新官,但由于下面仙官讨论的比较多,主各个宫的神官想不知道都难。

且他这次犯的事还是与炸庙有关,其座下的信徒还怪会挑日子,除夕夜,这可是要断了对家接下来几年的香火啊,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恨啊。

同是飞升没多久的清瑶仙子在论资排辈的天界本来籍籍无名,却因为这次庙宇被炸之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天界少娱乐,这些神官平日里吃点瓜也不容易。

清瑶仙子自飞升后便深居简出,只专注自家事。同届神官中,似乎并无交好之人。天界神官近期开始关注此事的,大多对清瑶仙子是这种看法,是以清瑶仙子以及清瑶宫在天界的风评还是不错的。

至于扶光君以及扶光宫,其在天界的风评两极分化,中间已经撕开了一条大裂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奈何他千娇百媚相关小说

这个影帝没味道

视财如命的陆灵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她的CP嗅觉十分发达,谁和谁是是一对或者谁和谁有一腿,她闻一闻就知道。 但...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叮咚
命犯桃花就缺你

天降萌宠,紧接着桃花朵朵开? 霸总,狗血,打脸接踵而至,究竟哪位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我掐指一算,最近命犯桃花,五行缺你...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赵大吉吉
我被大佬套路了

姜可儿摊上了大事。 盯着自己脖颈上的真实吻痕,她不寒而栗。 面对从天而降的婚事,好友更是极力阻止。 「可儿,...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云小陌
巧了,我也喜欢你

唐糖有个小秘密,这个小秘密从八岁那年生根,在十四岁的时候发芽,然后在之后有左穆的漫长的岁月里,抽根发芽。 「...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想和你在一起
独孤天下:总裁娇妻不愿嫁

天魂(现代) 她,身份卑微,却能靠着自身强悍的实力收服人(兽),让众人(兽)甘愿臣服于她,为她卖命! 他,身居高位,靠着天赋与...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醉白雪
总裁老公霸道宠

为了慕家和北堂家两个家族的关系和利益,慕情非的亲生父亲不惜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卖给了北堂家的大少爷当童养媳...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