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回家

顾海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火气,随后看着顾清,放缓了语气问:“你知不知道,林氏也参加了这一次的竞标?”

顾清抹着眼角的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顾海说:“我、我……我已经问过舅舅了的……他、他说、说……说他根本就没打算和爸爸争……就、就是去长长见识……”

听到她这话,顾念一个没忍住,直接就笑出了声来。

长长见识?!

林氏又不是才成立没两天的公司!!

他们怎么可能会用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项目来长见识?!

长见识……呵,那你去试试海城的项目不好么???

那见识长得多快啊!

顾念这么一笑,把顾清掉眼泪的进度都给耽误了。

她轻皱起眉毛,看着沈醉,声音中的委屈之意愈发浓郁:“姐、姐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不信我???”

“没有没有没有……”顾念连连摆着手,“相信我,清清,我特别相信你,真的,特别相信。”

要不是她嘴角还挂着笑意,别人可能真的就要相信她说的话了。

顾海看着她,提醒似的敲了敲桌面。

这丫头……这怎么就非得这种时候笑?!

就不能忍一忍?

真是一点儿心机都没有……

顾海忍不住在心里轻叹,随后看着顾清说:“好了,清清,你先回去,这策划书我得看看,毕竟竞标是大事情,临时更改策划书,可不是个好行为。”

顾清抹了抹眼泪,看着顾海小声问:“爸爸……那你晚上回家吃饭吗?唐诣今晚要来家里拜访的……”

“好,我知道了。”顾海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顾清这才转过身,不过她却没走,而是看着顾念问:“姐姐今晚也回家吧?”

顾念一愣,嘴角的笑意刚收起来就又挂上了。

她看着顾清,随后笑着说:“我去?不合适吧?”

顾清的呼吸一滞,看着顾念的模样,她不禁又想到了那天中午时,唐诣看顾念的眼神。

她是真的不想让顾念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但是没办法,从家里离开时,林雨烟特意嘱咐她,如果在公司碰到了顾念,一定要把她也请回家来。

于是,她有些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看着顾念轻声说:“怎么会呢?姐姐,我们是一家人呐。”

顾念看着她,轻笑着点了头:“好啊,那我也回去,麻烦林姨了。”

“没关系的。”顾清看着她,这才转身离开了。

她走后,顾念一个没忍住,又一次喷笑出声来。

顾海看着她那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行了,别笑了,笑得我脑仁疼。”

“哦……”

顾念应了一声,抬手用双手撑着嘴角,这才勉强控制着没有再笑出声来。

顾海看着她这表情,只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

半晌之后,他这才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林家的心还真是大。”

顾念耸了耸肩,随后笑着说:“不过……他们猜得竟然还挺准的,我都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真的走露风声了呢!”

顾海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顾念问:“你怎么看?”

顾念轻笑着看着顾海,表情终于严肃了一些,她轻声说道:“爸爸早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不是么?”

“我是在问你想要怎么办。”顾海又用食指敲了敲桌面。

顾念一摊手:“还能怎么办?左右清清的策划书我们也不会用,到时候看看林氏的策划书是怎么样的不就可以了?不过么……”

顾念皱着眉毛,摇了摇头说:“我猜,就算是他们真的用了之前清清拿过来的策划书,最后也只是会说一句——”

“我们本来就没打算竞争。”

她说得顾海显然都已经想到了,他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这才说:“清清实在是……”

他很想说,这孩子太傻了。

但是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来。

因为,顾念又一次笑出了声来。

“念念!”顾海一瞪她,“这怎么还笑没完了?”

顾念揉着肚子,很无奈的说着:“没办法啊……我实在是没忍住……”

顾海瞪着她,随后敲了敲桌面说:“赶紧去把你的策划书给我做出来,也让我的心能放下来点儿!”

“好好好……”顾念咯咯的笑着点头。

顾海又瞪了她一眼,这才想起什么似的说:“你和洛珈最近住在哪儿呢?”

自家隔壁的人不住在那儿了,顾海当然是知道的。

只是他也一直没问顾念他们两个跑到哪儿去了。

顾念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那边离公司有点儿远,最近这不是忙着呢么,就换了个房子住着。”

顾海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严肃的看着顾念:“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办订婚宴?还有,洛家那边怎么说?就没个准话?我这可都等了好久了!”

的确,顾海是等了很久了。

但问题是,这种婚姻上的事情,总该是男方家里先提出来吧?

他再怎么着急,都不好直接去问不是?!

顾念一愣,万万没想到顾海竟然突然就把话题转到了这件事上。

她愣了片刻,这才说:“这个……时间倒是大概定下了,两个多月之后,具体时间珈哥没和我说。”

“你也不知道?”顾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不是胡闹么?你这孩子,怎么对自己的婚事都不上心???”

顾念连连摆着手,更正着顾海的话:“订婚、订婚而已,没那么严肃……”

“那就是小事了?!”顾海又是一瞪眼,他沉默了片刻,见顾念仍旧是一副不上心的样子,终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罢了罢了,你是指望不上了,今晚刚好,你把洛珈带来,我问问他。”

“啊?!”顾念错愕的瞪圆了眼睛,“今晚还带珈哥来???”

她没想着把洛珈也带去啊!

就这种鸿门宴,她自己去就得了呗!

最关键的是,她其实猜得到林雨烟想要干什么,无非就是替她女儿提醒自己不要接近唐诣之类的呗!

不然还能有什么?!

然而顾念怎么都没想到,今晚竟然会这么的不同寻常。

下午五点钟,在顾海的催促之下,顾念不得已只能早退回家。

回到家里,晚饭还没准备好,唐诣已经到了,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

林雨烟还在厨房里,监督着厨师做饭,顾清也不在,唐诣说她去换衣服了。

顾念有些漫不经心的说:“我也去换个衣服。”

顾海见她脸上有些疲惫的模样,又嘱咐了一句:“休息一会儿,也没有外人,不急着。”

“好。”顾念应了一声,还很配合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再说:我是真的很累。

“对了,洛珈什么时候来?”

在她上楼之前,顾海又想起什么似的问了顾念一句。

顾念停下脚步,转头看着顾海说:“我下班的时候他也往这边来了,不过他说他要换个衣服,应该是很快就到了吧。”

“好。”顾海点头应下,这才说,“那你先去换衣服吧。”

“嗯。”顾念轻应了一声,正巧一个女佣路过,她轻声说了一句,“给我拿杯水。”

“是,大小姐。”

顾念回到自己的卧室,这边倒是每天都有人打扫。

她虽然很久很久都没回来了,不过到底是不缺少衣服的,她随手拿了件舒服的宽松棉麻长裙换上,这才靠坐到床边,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她是真的挺累的。

这么折腾了一天,她现在只感觉身心俱疲。

顾念轻阖着眼睛,没一会儿,房门就被推开来,女佣轻手轻脚的把水放在了顾念的手边,轻声说了一句:“大小姐,水来了。”

“嗯。”顾念应了一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她拿过水杯喝了一大口,这才又靠回到床上,再次合上了眼睛。

女佣悄声离开,只是关门的时候没有把房门给关严。

顾念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了洛珈的声音。

她的脸颊有些红,原本被她随手搭在腰间的薄被也被她自己给丢到了一边去。

啧……空调是坏了么……好热……

她轻皱着眉毛,迷迷糊糊的就想要把裙子给脱掉。

房门轻响,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顾念听到声音,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重的厉害,根本就不受她的控制。

她这是怎么了……

顾念的眉头皱起,想要说话,却也开不了口。

正这时候,“咚”的一声响,仿佛是寺庙里的钟,让顾念的神思清醒了些许。

她勉强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随后就看到了唐诣惊恐的脸。

“嗯……”

唐诣?!

顾念来不及反应为什么唐诣会出现在她的房间,也来不及想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副表情,随后她就再一次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她闭眼的速度委实快了些,以致于她后来就只听到了惨叫声和拳头砸在人身上的声音。

好吵啊……

顾念深吸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头晕的厉害。

她拧着眉头,格外勉强的吐出了两个字:“珈……哥……”

仅仅是两个字而已,就仿佛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她其实很想说,珈哥你帮我把空调开开,我好热。

但实际上,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她落入一个熟悉的、带着些许凉意的怀抱中,她这才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洛珈的脸,格外熟悉。

不过他的脸色却很差,像是要吃人似的。

顾念有些费力的抬起手,想要去摸一摸他的脸。

但是她抬手的动作,只向前了一半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然而洛珈却把她的手捉住了。

他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拧着眉头看着双颊绯红的她,声音中满是紧张。

“念宝儿……别怕,我在呢……”

“……”

顾念很想告诉他,她一点儿都不怕,只是她还是没力气开口。

而且……

怕什么啊……

有什么好怕的……

她这就是中暑了啊……

顾念心里这么想着,眉头不禁皱了皱,发出一声极低的呢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声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更不知道,这一声短短的呢喃,听在旁人的耳中到底有多撩人。

顾海站在顾念的床边,看着自己女儿这个样子,气得脸都涨红了。

洛珈的脸也有些冷,他瞥了眼这会儿正坐在一旁的唐诣,眼神冷得就像是能瞬间要了人命的利刃。

顾海拧着眉头,不耐烦的催促着:“叫医生了没有?”

洛珈的声音微冷,淡淡的说:“不用了。”

说着,他弯腰把顾念抱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抱歉伯父,我先带念念回家休息,唐三少的事情,容我安顿好念念再来处理。”

顾海拧着眉头,看着他说:“何必来回跑?就在家休息么?”

洛珈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水杯,声音愈发的冷了:“还是算了,毕竟我不知道,这床上被子上空气里还有没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他说完就走,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顾海的眉头一皱,却没有要责怪洛珈的意思——

的确,顾念只是回家喝了口水,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他还有什么理由去拦着洛珈不许他带着顾念离开?!

顾海转头看向旁边那已经昏迷、血糊了一脸的唐诣,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说:“给他擦擦脸,别死在我家里了。”

很显然,顾海现在连唐诣的死活都不想要去管了。

于他看来,唐诣这真的就是自己作死了。

刚才如果不是洛珈从对面的阳台跳过来,顾念还不一定会被怎么样呢!!

他现在,很生气!

洛珈抱着顾念一路下楼,肖潇已经开着车载着白夜赶到了,这会儿正站在门边等着他们。

洛珈一边抱着顾念往里走,一边冷着声音对肖潇说:“去,那边念念的房间,床头柜上的那杯水拿来。”

“是。”肖潇立即应了下来。

他没有问洛珈要一杯水干什么。

因为……

这理由简直不要太明显啊!!

顾念这一副被人下了迷药的样子,那问题肯定就出在她碰过的东西上了呗!

肖潇忙不迭的就离开了。

洛珈抱着顾念,径直去到了他们的卧室。

刚才他回来,真的只是来换一件衣服的。

然而从他们的卧室,可以直接看到顾念的卧室。

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唐诣一脸坏笑的走了进来。

然后,他就跳了过去,在唐诣错愕的目光中,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

有些人,真的是不知死活。

想要染指不该肖想的人……那他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唔……”

顾念突然动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洛珈,小小声的说着:“珈……哥……我、我……好热……”

她的声音极小,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小可怜,这会儿看着他的眼中都带上了泪花。

“……”

洛珈紧抿着唇,快步上了楼,把顾念放在床上后转头对白夜说:“过来看看。”

白夜额角的冷汗扑簌簌的往下掉。

他现在真的很郁闷——

老板娘被人下了药……

这种事儿该怎么办?!!!

关键问题是,老板竟然让他来看一看……

他妈的……

他怎么看?!!

这种事儿……你俩自己解决一下不好么!!!

白夜都快要哭了啊!!!

真的……这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啊!!!!

他哭丧着脸,站在原地看着洛珈,硬着头皮说道:“那啥……洛爷啊……这个这个……要不然你自己来???”

洛珈的眉头一皱,转头看着他说:“你想什么呢?”

“呃……”白夜的脸上划过了一抹尴尬,他摸了摸鼻子,小声说着,“这个……这种药……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也就是那一个……”

“不是那种药。”洛珈的脸瞬间就更黑了,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应该是一种迷药,你过来看看。”

“啊?!!!”

白夜一愣,随后忙不迭的跑到了床边。

床上,顾念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着,脸颊微红,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反映了。

最关键的是,刚刚洛珈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她就那么乖乖的躺下了。

唔……

看起来还真的不是啊……

白夜不禁松了口气。

艾玛……

吓死他了啊!!!!

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顾念这个样子,还真的是中了什么迷药,只是……

这迷药的威力是不是大了点儿?!

白夜拧着眉头,看着洛珈问:“洛爷,小姐这样……是喝了多少药啊?”

洛珈拧着眉头,回忆了一下那杯水,随后说道:“大概一百毫升的水,药量不明。”

白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着顾念,若有所思的嘀咕着:“一百毫升……如果没有味道的话……药量应该不会太多才对啊……”

的确,如果药量太大,那一定会影响到水的味道,顾念怎么着都不至于合不出来啊!!

所以……

顾念的反应这么大,那就不是药量的问题了……

而是这种药,本身就太过于霸道了。

(www.wh18.org)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相关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

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不料一个个美女接踵而至,沈...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花幽山月
鉴宝黄金指

地质勘探队队员方程在一次事故中,十指齐齐被切掉,就在他即将成为“圆手”机器猫时,一股未知的力量进入到了他的...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墨瞳
农女有毒:王爷,请自重

一朝穿越,她就成了山村里一个倒霉农女。初来驾到的她迎来了包子娘难产留下孩子撒手人寰的事情。为了手中小弟...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夜雨无梦
新婚99夜:帝国大叔霸道宠

《新婚99夜:帝国大叔霸道宠》“大叔,你太老了,咱们不合适!”顾淮枳义正严辞的拒绝。“没关系,我觉得很合适。”男...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玺宝
神级护卫在都市

“在家里,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想找我要钱?”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苏若雪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花幽山月
绝色总裁的贴身护卫

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却不料,形形色色纷至沓来,等...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花幽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