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别过来┑40

王远楠感觉很奇怪,她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心中却像是在哭喊。分明的嘲笑她是一个大傻瓜。

到了武装部门口,计程车不能开进去,王远楠简直是甩下了钱之后飞速跑进武装部。

一路奔跑着到最里端的后勤部办公大楼。

武装部的人她认识的不多,因为是特殊时间,这里依旧在工作的人不少,可是一走到后勤部,就变得冷冷清清。

***********

依旧是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中午的后勤部一如既往的昏暗,穿着墨绿色军装闪进门的周晨没有一下子就被许然发现。

“啪”一声,办公室里的等全都亮了起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周晨,这个时间段你不该来这里。”许然抬头,看到巧笑倩兮的周晨站在自己办公桌前,按摩了太阳穴,十分无奈的看着她。

周晨和他本来就很熟,对他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撑着下巴看他:“怎么,搭档之间互相监视一下都不行?”

许然面带嘲讽,似乎不屑她所说的“搭档”二字。

“你们干秘书的,这么轻松?”

周晨知道他只是有口无心,也混不在意:“没什么,朱参谋长去外地旅游……呃……出差了,我现在没事情可做,这个月的专栏任务也完成了,现在无聊的很,好不容易谋到一个任务可以做,我自然要全力以赴。”

许然笑了笑,继续翻阅手上的文件一一签字:“你来这里,秦忆安知道麽?”

“我来这里,你的小女人也不知道呢!”漂亮的女人一挥手,不小心打在许然的头上。

周晨原本想说:“我才不管他知道不知道!”可是话没出口,就看到许然吃痛到一脸拧巴的表情,急忙起身凑了过去。

她怎么说也曾经是预备役特种兵,下手的力道挺重。

“哎哟你没事吧?我没控制好我的手!”

她的手指触碰上许然的额头,那个地方略微红了起来,看样子会肿上一大块。

没办法,她只能去饮水机那里接了水,浸湿纸巾,用指尖和指腹轮流在他已经有些浮肿的额头上按摩。

许然因为手上要签很多份文件,也全然不管她的手指尖在自己额头上移动。毕竟大学都是好哥们儿,两人之间是没有性别隔阂的。大学的时候互相包扎伤口的触碰也有过许多次,两人都不以为意。

“等会儿陪我去选结婚戒指吧。”许然没有抬头,认真的看着一份南京军区加急文件。

周晨停下手中的动作,瞄了一眼他手上的东西,玩味的笑道:“为什么不让戒指的女主人跟你一起去?我去……恐怕喧宾夺主了吧?万一给人误会了……咦!”

“给她一个惊喜,我明天就求婚。”

周晨立即换了一个酸酸的口气:“哎哟哟,王远楠真是幸福!”

许然无奈的提醒:“我记得秦忆安已经跟你求了四次婚吧?只不过你没答应。”

“结了婚多束缚啊,姑奶奶要再过几天自由日子!”

************

所谓的不巧正好如此,王远楠失魂落魄的闯了过来,听见许然办公室中有女人的声音,躲在门外向内看去。那一幕正是两个人看似“亲密无间”的样子。顿时眼泪再也忍不住,泉眼似的冒了下来,同时转身离开。

满心都是一句林萧曾经说过的话:“那不是周晨麽?军区里面有名的美女写手……”

许然没有同她说过周晨是好哥们儿,而且在他们重逢第二天的医院大会上,许然和周晨的样子亲昵不已,原本就在王远楠心中留下阴影,何况是这样特殊的时间,她亲眼目睹两人有多默契。这样的时间,这样的两人,无疑是让她从濒临奔溃到完全奔溃。

许然,那些你对我说过的情话,都是骗我的?

人一伤感就会特别脆弱,满腹心事经不起推敲。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坐在街上想了好久,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医院门口。

这个下午,许然倒是很轻松,所有的工作他都在早晨做完了,硬是打电话给秦忆安,借用周晨一个下午陪他选婚戒。还美其名曰:“周晨,楠楠跟你一样都是女人,女人比较能了解女人。”

对此,周晨嗤之以鼻:“还有你许少爷不了解的女人?”

许然求人嘴软,只能恭维道:“当然,你不就是!”

实验证明,他确实能了解女人心,周晨被他这句话哄的非常开心,当即决定陪许然去选婚戒。

许然没有告诉周晨秦忆安的原话:“……许参谋啊,我知道她跟你熟,你且带着她去看看婚戒,我也好知道她喜欢哪一款的,不要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找,你是不知道,我家端端正正的摆放了四种款式的戒指了,对!一定是戒指不对,她才没有答应我的求婚!”

辗转了C市内所有比较大的珠宝商行,终于选中一只名为“IN MY HEART”的钻石对戒,接着又拉着周晨往婚纱店跑。

许然会买这款对戒,是因为它的名字有一个隐藏的含义。

名称来源于名叫《christmas in my heart》这首歌曲,“我去到任何地方,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在向圣诞老人许愿,但我真正需要的是你回来抱着我。这就是我心中的圣诞节。”

而许然的愿望,此刻只有一个,王远楠答应他的求婚。

周晨无力的跟在他的身后,抱怨个不停:“……你说你怎么这么能逛,我是个女的都没你能逛街!”

“看一看也无妨,免得到时候什么都不懂,跟‘土八路’一样。”

周晨只能恨自己一时心软,才被他拖着累了一下午。至此她得出一个结论:跟许然逛街比跟女人逛街累多了。

王远楠游荡了好久,终究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天色逐渐从亮变成暗,她知道黑夜中那些人要找到自己容易的多。

无谓的笑笑:他们要抓就抓吧,现在的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王远楠甚是武断的认为,许然和周晨瞒着自己有些什么。

光明快降落的时候,许然打了一通电话给她,可是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笑着说:“别找我。”

许然不知道她曾经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外,更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只当她耍小性子,没有在乎。

朋友约了他,去“A.T酒吧”过完最后一个单身之夜。

不知不觉,她又从医院的门口走到闹市区的酒吧一条街。

上海的这个地方,自己熟悉的很,可是在C市……

她在C市从未触及这些阴暗面的东西,今天就当破一次例吧。

没有再犹豫,走进了最醒目的那一家“A.T”。

七点的酒吧,稀稀拉拉的根本没有几个人,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真正的狂欢是从十点之后开始的,而现在更多的是谈生意的商人和慢热状态的舞女。

“Grey Goose vodka,谢谢。”

学生时代,她从来不喜欢这种翻译为灰鹅伏特加的酒,因为它代表的是不好的情绪,通常只有心情差到极点的人才会点这种酒。

坐在最阴暗的角落,能更好的把自己掩藏起来,看着酒吧中所有人的神情,好像和他们都不在一个世界里。

“王远楠?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勉强抬头,看见一个带着黑色半框眼睛的斯文男人,穿着休闲的印花水印T,头发用定型水固定成刺猬头,看样子是夜店老手。王远楠一笑,拉着他坐下。在另一只酒杯中倒满清透的液体,示意他喝下。

“怎么看见我的?方成儒?”

第33章隔阂加深

他大方坐在她边上,玩味的看着小脸已经微红的王远楠。

“我记得你毕业那天说过,到C市以后再也不来夜店。”方成儒仰头喝下那杯酒,伏特加的度数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叠,王远楠没有回话,他就继续说了下去:“喝这种酒到醉?远楠,你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王远楠了。”

八点半已经过去,酒吧迎来青涩的第一批疯狂,舞池中的人还稀稀拉拉,大多都不敢放开了扭动,因此音乐也没有响到最疯狂,只是普通的DJ。

像这样的大酒吧,没有跟毒品扯上关系那是不可能的,大多都有明着暗着贩售摇头丸、冰毒等小型毒品,在深夜最糜烂的时候,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些助燃剂,耗费全身体力的男女怎么会像“打鸡血”似的狂HIGH上一夜。

当地有关部门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管,也不敢管。大型酒吧的后面一般牵扯着很多利益集团,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相关人员才没有这么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只要他们别太过分,也就默许了这种行为。他们既然有钱拿,又何必去挡了别人的赚钱路。

简单的说,没有背景,是很难在这一行混下去的。

那时的王远楠,亲眼目睹这一切。不过她去酒吧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球迷一起看球有气氛。不要说跳舞,连酒也很少碰。

偶然几次和方成儒拼酒,她耍点小聪明就能赢,误让他一直以为她的酒量很好。其实不然,王远楠就是个三杯的量。

这也不难说明为什么在同学聚会那天晚上她喝的烂醉,还失了身。

虽然这样,她依然辩解:“你知不知道,想醉的时候其实很容易醉的,不想醉的时候啊……想醉都难。我告……诉你方成儒,今天是我心情不好……才会醉!”

从来没有看过她这种失魂的样子,方成儒的心中本就有些隐隐的不安,当她说出心情不好的时候,这些不安全都得到了解释。长期在商战中的打拼,让他的皮面修炼的比别人好的多,凡事都不容易上脸,只是淡淡笑着问:“怎么了?和男朋友吵架?”

方成儒想起了相亲那天许然把王远楠带走的全过程,而王远楠的顺从让他断定许然和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约就是男女朋友了。

他也是喜欢王远楠的,只是这种喜欢有没有升华到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回到C市之后,他每晚都泡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阅女无数,发生了些什么的也不在少数,早就对情爱麻木,又如何知道自己究竟爱不爱?

王远楠呵呵一笑,转移话题:“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看到我的?”

方成儒看她的表情就能知道事情的确和许然有关,不再提起,顺着她的话说道:“我是夜行动物,在这里呆久了的人一般在黑夜里视力都偏好。”

王远楠撑着头看舞池里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闪的光,疑惑的看向他:“他们很快乐吗?”

方成儒笑了起来,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不尽然,一半一半吧。还有些人纯粹是靠那些K粉、药丸之类的东西。那样的快乐,只是虚幻而已,不真实,难道你想要?”

呆呆的看着暗夜里暧昧的男女,似乎刺疼心般疼痛,想要那种快乐吗?她不想,与其快乐的虚幻,不如痛的真实。

“方成儒,我TM感觉我失恋了,许然就不是个好东西!”

这句话说完,还没等他回话,她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一帮嬉笑打闹的男人,重点是,为首的是许然,还有那些高中的同学。

岁月在众人脸上都留下不小的痕迹,她也是死死盯着看了好久才发现了端倪。

冷笑一声,朦胧的眼睛看着方成儒:“怎么这么不巧?说曹操,曹操就到!他来这里做什么?来看我笑话?”

方成儒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玩味的笑容愈发明朗:“抑或是……你们心有灵犀?”

**************

“然哥!打个电话给嫂子吧?”

这次起哄,为首的是许然当年的小跟班——刘琦明。

要说他高一的时候能追到王远楠,刘琦明功不可没。那次告白之前,他四处散播烟雾弹。所谓好的开头就是成功的一半,他们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

许然不知可否,还是拿出手机。心里反复推敲着下午那通没说几句就被王远楠摁掉的电话。

他也没想太多,推断是因为早晨挂了她一个电话而导致的赌气。

按下电话,先是“嘟嘟”了几声,很快被接了起来。

王远楠不知是何种表情的看着方成儒,用唇语说:“他打来的。”

方成儒越发觉得这场戏精彩,点头示意,并且说:“他看见你了?”

女人摇摇头,他根本就没往这个方向看,怎么会找到自己?

许然,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

王远楠平静听完许然的关心,粲然一笑:“大禽兽,我真不知道说你是禽兽好呢,还是情圣好?许然,我觉得,我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你知道吗?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你这样重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真的很怕你就这样走掉。许然你说……我们都安静一下好不哈,重新审视我们的关系。”

检察官,别过来!(高干)相关小说

星辰变之重生秦羽

重生到星辰世界,做出一条完美的路,让遗憾不再(单女主也算是遗憾吧)(有口才小说网正在连载!)(最后更新:2015-05-19)...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兽人王子
名少的宝贝

在京城,只要提到阮皓晟,但凡认识他的人都会不禁抖三抖。他是谁?手执权柄,尊贵之身。不过,在沈七七面前,他的身份,却...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浮生熹微
罪婚

如果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悲哀的;没有孩子的婚姻,是遗憾的。那么很不巧,陆宜与傅念琛的婚姻,这两样占全了。PS:你们...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和田暖玉
[综剑三]放开那朵娇花!

二货在手,希望我有!!! 本文概括——是一个二货在游戏里杀了一万个人,带着第一万个人穿越到各种动漫打小怪兽最...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夜湮
精英妾:状师王妃

她是千夫所指的罪臣之女,家门破败后寄人篱下,却被姨父送给丞相做一枚棋子。身为侍妾,却过的猪狗不如。不料爱上...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千山茶客
重生洪荒之大道之巅

盘古魔神终结混沌纪元,开辟洪荒大世界,身化万物,孕育洪荒亿万种族。洪荒初劈,魔族代天杀生,执掌开天第一杀劫。吕...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飞鱼展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