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祸事

在一个私人的小晚宴上,我见到了夏家宜与林方文。见他们以前,我并不觉得会是一对多好的组合。

一个是不能生育的女人,一个是离异带着儿子的男人,换作常识,这充其量不过是一对有着经历与沧桑的无奈组合。各自残破不堪,刚好遇到,便拼凑了起来。

苏遥却只朝我笑,笑容里有些神秘,亦有些落寞。

“林司也会来。”她说,话里有些宠溺。

林司,林放文的儿子。

“他们一家可有经验让我借鉴?”我正这样问话时,服务生带着一对男女进来,我们双方起身。

“陆小姐,欢迎到离阳来。叫我家宜就好,苏遥常提到你。”

我愣愣伸出手去与她相握,我从未在哪个女人脸上看到这样温柔而又恬静的笑容,如赛跑中突然停在荫处,那样舒适。

不见得多漂亮,那一身气质已然说明一切。

高大俊朗的林方文站在她身边,似一颗大树,小荫处亦有大树相罩,如何形容,相得益彰四字足以表之。

“陆小姐,欢迎,请坐吧。”林方文微微一笑,到底是商场中人,已是反客为主,看尽我眼中的惊讶,体贴安排我们三人入座。

半大的林司与苏遥交好,唤过一声陆姨便乖巧坐在一侧,低头研究起古朴茶杯的纹路,略有些黝黑的脸隐约有些不惯见陌生人的尴尬与红晕。与童童的乖巧任性天差地别。

而这位林先生,那样儒雅,而傅念琛却是霸道又嚣张,一身戾气。所以才那样与我争吵,一个不悦,便可指着我说让我滚。

我的心思一时之间千回百转。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要看他们现在夫妻合美,早些日子受折腾把旁人都累得够呛。”苏遥捂唇取笑他们。说中我的心思。

“是啊,多亏她这位知音姐姐。”家宜也笑起来。

林方文大抵因我这外人,微略尴尬,更多的是无奈,“多谢你成人之美了。”

苏遥却之不恭,“那当然,你要怎么感谢我?”

林方文笑说,“不是已入股了么,还想要什么?”那语气,似对最亲近之人,对方提任何要求他都会同意。

越是这样,苏遥才放不下他吧。

“我暂时还没想到,总之你欠着我的。”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几句话,气氛和谐,我的心也慢慢平复起来。

之后说着菜品与离阳之景,多数他们介绍,我在听。亦不时问我爱好兴趣,女人间交流越来越活跃。

话题很多,无一样询问我的私人事情,从头到尾,亦没听到一声傅太太。

已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慢慢卸下防备,笑容也真诚坦率起来。

父子二人已在一旁开始下棋对执,一桌菜肴也换成了清茶袅袅,半途听到清脆的钢琴曲,夜色越来越静谥。离阳的西湖可媲美杭州,苏遥笑称它是赛西湖,夜景美仑美奂。

之后又换到西侧一处湖葶,凉风阵阵,饮着清酒,连日来的倦怠去得无影无踪。

悲伤的离阳,阴沁也是一种生活。

所有一切都那样美好,除了秦展也在离阳。今夜的他,在万人体育馆挥洒汗水,释放热情,感动众生。

“真高兴你能认识苏遥。”家宜与我趴在栏杆看远处的湖面。

“我们在发型屋相识,去年冬季,眼睁睁看着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轰然落地,顿替她感觉凉意,一摸,始知自己头发已不能再短。”我说。

“是,一觉可惜,二觉痛心。”

我们皆有些沉默。

尔后,我终忍不住问,“为何选择嫁给林先生。”

问出后,我才承认,我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我是一介俗人,无法对与自己有相同境遇的女人,全部是理解与接受。

她笑了笑。双手交叉,慢慢变着花样。

“大约是合适。”

“你们相爱吗?”我紧追着问。

“也许是。”

“因为顾虑什么而不愿意承认吗?”

她澄清地直视我的目光,“陆小姐,你呢。”

“我……”我一时哑然。

她起身,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转身离开。

不知何时苏遥已在我旁边,打断我的深思。

她点了只烟,对着天空长吁了一口,低头在栏杆敲掉烟灰,“我已知你问题在何处,可愿意与我谈谈?”

我久久未回,湖面自己影子漆黑如墨,在波光中躺着迷藏。

“家宜是个有福气的女人,很多时候我都用这样的谎话对自己说。”

“不是吗?”我反问。

“是,但却也不是。她最大的福气,是会顺从生活,虽然她也挣扎过,也固执已见。”

“她选择林先生也是顺势而为?”

“他们的结合,是爱与顺从。”

“他们相爱吗?”我执意问。

“你与傅先生相爱吗?”

我道,“我们是需要与选择。”

“爱也是一种需要,顺从也是选择。”

我自嘲说,“我与念琛的结合是丑陋的。这样相比,是最差的安慰。”

“陆宜,你与家宜一样,虽然顺从了生活,骨子却执意保留自己的任性。”

“不,那已是我对生活最底线的要求。”

“人不欠我,我不负人?”

“我已十分公平。”公平才可维持长久。

“生活需要流通,你却拒绝交换。”

“交换亦要公平。”

她无声地摇摇头。

我软下声来,“我已陷入囹圄,所以来找你。”

“你的诉求?”

“不,我知已回不到过去。”

“面临的问题?”

“太多,已是一团乱麻。”

“问题就像拼图,在人脑中才会乱。可想过逃避?”

“我要求过离婚。”我说。

这种念头已经越来越强烈。

“将两个人的问题变成一个人的问题?”苏遥笑,“多数人都这样认为。一人下一盘死棋,输赢自理,心安理得。”

我笑说,“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

“也许傅先生只是想与你面对问题。”

“我只想成人之美。”

“他外面有人?”

我沉默,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

那些我并没有太深去想。我是个自私的人,只想到要解决我自身的问题。至于傅念琛和其它人的事要如何。我无力插手。

人所能掌握的,只能把握自己,要参与,还是要摘清。

苏遥点头,甩掉烟头,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太晚了,你该休息了。”

我在朝阳别墅落脚,林先生的别墅。富人之家大抵都差不多,但这里却有一个装点得十分别致的大露台,俯瞰整个离阳,有种人在孤楼的清寂感。

林先生在这时突端来一个托盘,一红一绿两种酒,他将红色的一杯递给我,便与我掷杯。

我点头表示感谢,“早听苏遥说你调酒功夫甚好,这杯酒有什么来头?”

“玫瑰。”他只道两个字。

我取笑说,“林先生不怕我误解?”

“玫瑰香有益于身心,可以睡个好觉。”

“林先生知道我夜不能眠?”我低头浅饮了一口,味道清纯,微甜。确如他所说,香味萦绕,自然舒畅。

“当美容亦可。”他笑说。

心中有些问题想问他,却又觉太过刻意,又咽了下去。

我到底不是夏家宜,傅念琛亦不是林方文。

不管问题解决如何,脱离了傅念琛的阴影,我在异乡睡了个好觉。

但梦中我与秦展的前尘往事,与傅念琛的纠葛,一幕一幕,生动地放映了一晚。我最后在他给我的一巴掌中醒来,脸上冰凉一片。

导致醒来一刹那,心中甚觉悲凉,我大概死也不会想到,我陆宜与傅念琛那样的结合,也会有大打出手的那一天。

拒绝了苏遥的相约,我独自漫步在离阳街头,到底是酷夏,昨天的阴沁只是海市蜃楼,那毒辣的太阳似从渭城跟到这儿,天气闷得我喘不过气来。

回到林家,我已经有中暑征状,在家宜的照顾下,我一直昏睡,都错过晚餐。

秦展的经纪人辗转找到我时,已经凌晨一点,在喧闹的环境中,我总算知道,原是童童硬央着砚青带她来到离阳,目前正在一家酒吧胡闹,秦展目前脱身不得,因考虑到我们之间复杂的关系,他还没有报警,但希望我赶紧过去处理,不然他只好叫警察。

我听得冷汗直冒,越想越后怕,此时哪记得再去避嫌,但也没有告诉苏遥实情,以免再生枝节,借了车便驱往目的地。

路上我与傅念琛联系,却是无人应答,料想他还在生我的气。

我火撩撩往那家由某知名艺人开的酒吧赶去,凌晨却已是人山人海,诸多粉丝已来到,在外喊着夕城,热情如火,另一些人则好奇看着热闹,几乎所有酒吧保安都出动,拦在进口,不少记者也夹在其中,我拿出一顶帽子戴上,一边与经纪人打电话,一边往门口挪,远远便见她在一众保安后朝我挥手,我在她的帮忙下,挤入了被清场的酒吧,身后是一阵镁光闪闪耀。

贺姐在昏暗的酒吧灯光中指指某处偏僻的沙发卡坐,“在那,傅太太,快点。”

我已看到那顶熟悉的鸭舌帽,秦展似君临天下般不乱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成一字横在身后的背垫,其与说不乱,不如说是在童童熊抱跨坐下只能这样坐了。旁边还有一个站着的身影,正是急得手足无措的陆砚青。

她一看到我,惊喜叫,“姐!”

我疾步走近,已朝她脸上挥了过去,清脆而用力的一个巴掌,她没想到我会这样,整个人歪倒在沙发旁,跌坐在地,捂着脸看向无人的一侧。

秦展仍低着头坐着,长长的帽沿看不到他的脸,只有削瘦下巴上,半个唇形,微微上翘着。

童童吊带配着短裙,露出半个褪部趴坐在秦展身上,纤细的手腕很是用力抓着秦展的衣服,已是拉扯过一番,吊带的一侧已断至背后,她竟仍不穿BRA!

我脑中已是冲血,庆幸这一幕没有被傅念琛看到。

“童童,你给我下来。”我走近崩然爆破说道。

她只是肩膀耸了一下,脸蛋红彤彤,醉成这样,哪听得进去。

“夕城是我的!谁也别想动他!”我去探她肩膀,被她拍的一声挥开。

“你任由她醉成这样!”我厉声朝正慢慢爬起来的砚青说。

“姐,她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我哪拦得住她!只能跟着她了。不知从哪听说,你也在离阳,非要跟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总不能让她一个人来吧。”

“你有与念琛报备吗?”我深吸了口气,颓然坐了下来,脸紧紧埋在掌心。

“联络不上,他秘书说这两天他想一个人静一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砚青急得直哭。

我只好转头看秦展,“请你放下童童。”

他终于抱着童童起身,朝贺姐交待说,“好了,让人从后门掩护我们离开。”

我盯着他悠然自得的脸,直觉问道,“你只是在等我来?”

他没有否认,只笑了笑,“走吧。”

我犹豫了下,砚青拼命扯着我说,“姐,这里不能再留了,我们赶紧跟他走吧。”

我们一行只得暂时出此下撤,秦展的车就在后门,他载我们去了他下塌的酒店,我替童童单独开了一间房,秦展送她进房,她仍不撒手,但显然酒已经醒了大半,但已经出了这么大的丑,聪明如她,也只能装醉到底。她这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

半大的孩子,已是要自尊与面子的。

房门一关,我跌坐在床头,这时一颗心才放了下来,中暑的感觉又上来了。

在砚青与秦展的又劝又拉扯下,童童总算松手了,我交待着砚青去给童童洗澡,安顿她,自己与苏遥报了平安。

刚坐起身,才走两步,整个人便软软地倒了下去,正跌在秦展的怀里。我恍惚地看着他,尔后又换成傅念琛的,两张脸在眼前交错……

罪婚相关小说

[综剑三]放开那朵娇花!

二货在手,希望我有!!! 本文概括——是一个二货在游戏里杀了一万个人,带着第一万个人穿越到各种动漫打小怪兽最...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夜湮
精英妾:状师王妃

她是千夫所指的罪臣之女,家门破败后寄人篱下,却被姨父送给丞相做一枚棋子。身为侍妾,却过的猪狗不如。不料爱上...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千山茶客
重生洪荒之大道之巅

盘古魔神终结混沌纪元,开辟洪荒大世界,身化万物,孕育洪荒亿万种族。洪荒初劈,魔族代天杀生,执掌开天第一杀劫。吕...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飞鱼展翅
武侠邪公子

君子知命,乐而不忧。穿越异世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是笑傲江湖?破碎虚空究竟又有何奥妙?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武侠邪...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君不忧
我和双胞胎美女

会炼丹,会修仙,会武术,会打小怪兽,我叫陈世道。彪悍警花,女神老师,艺术美女,娇俏小飞妹,功夫美少女,都不由自主的围绕...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财神宁
万界轮回之旅

正在对着流星许愿的萧易被坠落的流星砸死,却穿越到了异界,成为了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白家二少爷白逸尘,并成了诸天...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萧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