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男人

今晚的牌局仍然是顾宁川和叶黎晖。事业发展到今天,除了应酬,朋友仍旧是多年前的那几个。

顾宁川带一女伴,从不定性,这次又是新面孔。打过招呼,他将一人介绍给傅念琛,“老傅,不好意思啊,来来,给你介绍个朋友,坤宁建筑公司的陈总。”

傅念琛含笑伸手过去,对这名随处可见,大腹便便,一身暴发户味道的男人不置可否。却对他今天带的女伴饶有兴趣。

其实说是女伴似乎不妥,她一身白领装,脸庞精致清丽,只垂下来的头发因梳髻留下的微拢痕迹显得有些刻意,想来是被临时带到此处。

他的目光在这名白领身上停留得稍频繁,那陈总细眼一眯,不一会,她便坐到他身侧,点头朝他一笑,眼神便盯着他的牌。

那是一双极其聪明的眼睛。

“陆小姐,你说打哪张?”点烟时,他随口问她。

这话让陆小姐有些措手不及,吞吞吐吐地说,“对不起,傅先生,我不太会打。”

“没关系。你说哪张,我便打哪张。”他话语温和,笑意中带着鼓励。

陆小姐便犹豫指向那单门独户的七万。

顾宁川打趣,“小陆,看好了,给我来一张。”他一副等君入翁的表情。

陆小姐便不再吭声。

傅念琛依旧笑着,叶黎晖看不过去打圆场,“老顾,别吓到陆小姐。”

“没关系,输了算我的,赢了是你的。”不事是否怜惜佳人,傅念琛甩出那张七万。

对面的陈总推牌糊了。

陆小姐面红耳赤,她是半路过来看傅念琛的牌,算是助了老板一把。陈总满意地按过傅念琛递来的筹码,呵呵笑着说,“承让,承让。”

牌局继续,陆小姐指一张,他打哪一张。

幸好这陆小姐并不抹浓烈的香水,面目清秀,乍一眼看去,眉目与陆宜有六七分相似。低眉一笑时那隐约的聪慧温柔让他想起和陆宜的初次见面。不过陆宜对自己那头秀发并不以为意,结婚日便毫不留情剪掉,换了一头棕红色的俏丽短发,昔日温柔也褪去七分。

陆小姐被她看得坐立不安,自是输得七零八碎,后又总算赢了一把。

“你叫什么名字?”结束,他问她。

“陆砚青。砚台的砚。”她明眸皓齿回笑,一丝怯场也没有了。

傅念琛笑意更深,不由得赞道,“好名字。”

“下回再来玩。”他主动掏出连陈总都没有给的名片。

“抱歉,让你输了不少。”陆砚青低眉接下。

“没事,就图个开心。”

赢是钵满盆满的陈总带陆砚青离开。

过几日,顾宁川给他致电,不怀好意地说,“那陆小姐今日又来,你怎么说?”

他当时正看叶黎晖给他的一份投资意向书,多年的同学加好友,他对叶黎晖的能力和眼光是信任的,不过毕业后他们一个从商,一个靠娱乐圈吃饭,这还是头次,叶黎晖邀他合作。

“陆砚青?”

“今晚不行,要陪童童去音乐厅。”

“陆宜也去?”

“她不去,回她妈家。”

“咂咂,她们俩一年了还没磨合好?”

“女人之间的事。”相比陆宜的消极,他有一种有女长成的父亲自豪感。对顾宁川这种看好戏的态度,他不以为意。

“童童长大了啊。不过我的小家伙倒是喜欢陆宜。”顾宁川与傅念琛一样,一年前,他们都是单身爸爸。不过他没有步傅念琛后尘,因为有前车可鉴。

“下次让他来玩。这周末阿宜说想在家办BBQ聚会。”

“说真的,你对那陆砚青怎样。”顾宁川说到底还是花花公子,玩心未泯。

“有心无力啊。”傅念琛四两拨千斤。

“陈总却有心再赢你一票。”

傅念琛哈哈一笑,“下次有机会吧。”

“我替你先稳着她啊。说不定哪天你就改变主意了。”那么漂亮的妞儿,若不傅念琛先看上,他肯定会出手的。

“随你。”

傅念琛与秦展的首次会见由叶黎晖一手促成。见面前,叶黎晖已作好铺垫,“那小子很有才,现在他的歌一首难求。要是他言语有什么冲撞,你看在我这老友的面上,别介意啊。”

傅念琛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商场上他一路摸爬滚打,该见识的,不该见识的,大人物,小人物,全不在话下。

“我也是这样过来的。何况童童是他的粉丝。”

“他也是好说歹说才愿意到前台来。公司准备重点包装他。我很看好,这笔投资你尽管放心。”

傅念琛抚额无奈地说,“钱给你就是你的事了。专门的事交给专门的人做。用人不疑。”

“行。好哥们。”叶黎晖乐了。

“对了,我把笑笑也带来了。”他又说。

“笑笑?”傅念琛看了好友一眼,“这个秦展是什么人,难道见了生人就会和人打起来?”否则也不至于上本城电台笑星来捧场。

“这次秦展的节目是她主持的。反响很好啊。熟人谈事方便点。”

但叶黎晖并不知道,沈笑笑是他的小姨子。

这两姐妹并不同姓。

沈笑笑与傅念琛不止一次在这种应酬场相见,但都配合默契,从不指破他们的关系。沈笑笑清高,不屑用他这姐夫的名头,傅念琛则是想省麻烦。

秦展大才子珊珊来迟,虽然叶黎晖和傅念琛两人说笑,好像今晚喝酒只有三人。但沈笑笑坐不住了,出了包房给秦展打电话,火急燎燎的。

“堵车。”电话里气定神闲的声音与这两字成截然反差。

沈笑笑有些气急败坏,压低声吼,“你知不知道傅念琛是谁?从来没人敢让他等。”

既然她出场,就要对得起叶黎晖给的出场费。不能让这桩事给黄了。

“他不愿意等让他先走好了。与投资人联系感情不是我的工作。不如让叶先生来替我应酬歌迷?”

“唉,水至清则无鱼嘛。叶先生还不是为你好。再说多认识人也没什么不好。”

“噢,我倒忘了,他是你姐夫。”

沈笑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尔后想想不对,反驳道,“这跟他是不是我姐夫没关系。你来渭城,我接待,你的事我必须办好,不是嘛。”

“好吧,我到了。”

沈笑笑一偏头,就看到大门的旋转门去,悠闲步出一个高瘦的年轻人来,卡通T恤配宽大褛空的牛仔裤,黑色的耳机线挂在他修长的身材上。乍一眼看去,觉得会认为这是大一新生,对一个知名的作词家来说,未免太年轻。

初见他时,沈笑笑也吓了一跳,以为是夕城身边的工作人员。不过那清爽学生气的容貌,笑起来时还带浅浅的两酒窝,不由得对他顿生好感。

他眼睛虽细,但清亮,皮肤白皙,有一双弹得好钢琴的手。恃才而傲,不经意间就流露一丝坏坏的笑。

而他的歌与人却截然不同,淡淡的伤痛风,每一句都似扎到人心底去,正中你软弱之处。

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

渭城没几人知道她是傅念琛的小姨子,刚来渭城几天的秦展又是怎么知道的?沈笑笑觉得很奇怪。

“傅先生,久仰外仰。”秦城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斜斜伸出来与傅念琛交握。

傅念琛笑了笑,只是嘴唇扯动了下,“我这才是。坐。”

叶黎晖和沈笑笑商量起菜品来。不时询问秦展的喜好。

“红烧狮子头。”秦展爽快地说,不谱应酬之道的模样。

傅念琛不是那种喜欢废话的人,寒暄一过,多数是叶黎晖在中间介绍,何况他本来就对娱乐圈没有什么好感。这个年轻人以后要怎么发展,他并不关心。本来这个投资便是看在叶黎晖的面子才答应。

“叶先生若是带女歌手来傅先生应该会开心一点。”见傅念琛不说话,秦展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看着他笑。露出他经典的招牌无害的可爱笑容。

“傅先生已有爱妻,爱女,应酬两个女人已经很不容易了。”沈笑笑轻轻哼了一声,话里有些嘲讽。

“怎么会。像你这样有才的歌手很少见。”

“那傅先生喜欢听歌吗?”秦展紧追着问。

傅念琛眉心微皱,“我女儿喜欢。”

“噢。”

叶黎晖见傅念琛脸色不太好看,赶紧接过话说,“对了,童童最近不是在找钢琴家庭教师吗。有眉目没有。”

“总找不到中意的,陆宜已帮她看过十个。”这真是一桩烦心事,虽然陆宜没有朝他抱怨,但心里肯定已经不耐烦了。

秦展原本已低垂的头又抬了起来,冲傅念琛一笑,“我在渭城倒有几个同学,不如介绍给傅先生?”

叶黎晖替傅念琛领下好意,“你的同学肯定不差。这办法可行。”

沈笑笑却道,“不过我看你宝贝女儿的要求,就算秦展去面试也不一定通过呢。”

叶黎晖在桌下踢了她一脚。

“可以啊,让他们来试试好了。黎晖,你来联系吧。”傅念琛懒理这些纷争,无谓地说。

进餐正酣,他认真审度地看了一眼秦展。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简单。

如果男人也有第六感的话。

罪婚相关小说

[综剑三]放开那朵娇花!

二货在手,希望我有!!! 本文概括——是一个二货在游戏里杀了一万个人,带着第一万个人穿越到各种动漫打小怪兽最...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夜湮
精英妾:状师王妃

她是千夫所指的罪臣之女,家门破败后寄人篱下,却被姨父送给丞相做一枚棋子。身为侍妾,却过的猪狗不如。不料爱上...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千山茶客
重生洪荒之大道之巅

盘古魔神终结混沌纪元,开辟洪荒大世界,身化万物,孕育洪荒亿万种族。洪荒初劈,魔族代天杀生,执掌开天第一杀劫。吕...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飞鱼展翅
武侠邪公子

君子知命,乐而不忧。穿越异世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是笑傲江湖?破碎虚空究竟又有何奥妙?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武侠邪...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君不忧
我和双胞胎美女

会炼丹,会修仙,会武术,会打小怪兽,我叫陈世道。彪悍警花,女神老师,艺术美女,娇俏小飞妹,功夫美少女,都不由自主的围绕...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财神宁
万界轮回之旅

正在对着流星许愿的萧易被坠落的流星砸死,却穿越到了异界,成为了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白家二少爷白逸尘,并成了诸天...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萧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