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八章羁绊

钱军正要戳少年的手一顿“奴隶,怎么可能,你做梦呢!”

“哼!”少年嗤笑一声,对他的反对报以不屑的一眼“我决定了的事没有人能更改!你最好识趣点,不然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我就一魂魄,我倒是想知道你要怎么对付我啊!”钱军才不承认自己刚刚被这个小屁孩的一眼看的自己的内心竟然产生了害怕的想法,他绝对是不会承认的。

少年眼一凝,这人竟胆敢三番两次质疑自己的权威“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少年冷笑着拿起手中的圆盘,嘴里念着几个晦涩难懂的词语,敢忤逆他,就得有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

钱军早就在少年拿起圆盘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冲动,立马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奔离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看到钱军不战而逃的行为,少年对他越发鄙夷,只会放大话,事到临头却像跑的比谁都快,这样的人对于少年来说就像是地沟的老鼠一样,丑陋不堪。原本他还存着一份要测试测试对方的能力的想法,但是现在——少年嘴角扬起的弧度越发的冷酷。

“唔!”钱军突然闷哼一声,手脚一软,跌倒在地上。眉头紧凑在一起,忍受着身体突然抽搐的痛感,但是看着前方的树林,他一咬牙,又爬起来不顾心口像是被撕扯一样的疼痛继续奔跑,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只要到了那里就会安全了。

“啊!!!”钱军突然发出一声大叫,心口的撕裂感已经强到让他无法忍受的地步了,在心中跳跃着的心脏仿佛是被一只巨大的手在狠狠掐着,甚至头也像是被锤子在一锤一锤的捶着,每一锤都锤到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让他痛不欲生,哪还能迈开一个脚趾,只能痛的在地上打滚。

从头发的鬓角上因为疼痛而渗出一丝丝的汗水,慢慢滑下,咸湿的汗水淌到他的眼睛里,带来一阵阵刺痛感,眼角不由自主的留下疼痛的泪水。

他的手紧紧地抓住胸口,想要缓解一下自己的痛感。

“求你!我。。。。答应你!”朦胧的视线看到走到自己眼前的身影,他抓住对方的裤脚,受不住的求饶,只要让他结束这痛苦,他什么都愿意做。

少年冷酷的脸上没有一丝动容,他微微弯下腰“你求谁呢?”

钱军已经被疼痛占据了思想,在脑海中重复着少年的提问:谁呢?“啊!!!!”心口的疼痛已经升级了,仿佛是有无数小虫在啃噬,疼到极致又痒到极致。

如此折磨下,钱军突然灵机一动,喊出“主人!求你”疼痛就突然入潮水一样消失了。

少年无声的冷笑,早这么乖多好!

钱军躺在地上喘息着平复着刚刚的疼痛,咬牙切齿,这个混蛋,你最好祈祷不要有一天落到自己手上,老子一定狠狠的折、磨、你!

少年踢踢躺地上的钱军“起来,真难看!”

钱军爬起来,心中不停的骂着三字经,哼,老子先忍着你,总有一天老子会从你身上找回场子的。

“去,给我打听打听那老头现在在干嘛!啧,你也就这个用途了!”少年嫌弃地看一眼钱军。

麻痹,老子总有一天弄死你!钱军暗暗咬牙,表面的顺从的前去找那个老头。

少年悠哉的看着他走开的身影,淡淡的加了一句“一个时辰后回来,不然会发生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钱军急切离去的脚步一顿,咬牙切齿的道“是!”

钱军找了很久才找到那老头,这个时候他正沉着脸坐在神殿里,他的底下跪着一群身穿黑袍的人,身旁站着鹰眼男。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坐着的扶手,显然是在忍受着极大的怒火,嘴紧闭着,脸部肌肉紧绷着,眼睛怒瞪着底下的人,声音夹杂着风雨欲来的怒火“怎么回事?收魂盘不是交给你们了吗?怎么会不见了?”

跪在最前面的一个老头身体一抖,颤颤巍巍的解释道“就在我们将收魂盘送往袁一大人的过程中,突然收魂盘自己漂浮起来,然后一眨眼就不见了!”

大长老忍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怒气冲冲的站起来,一脚将跪在地上的那个小老头踢翻“你们在干什么?不会去追吗?啊!”

小老头顾不得疼痛,赶紧爬起来,畏缩的回答道“我们追不上。。。。“

“追不上,我养你干什么!你还活着回来干什么?”

大长老一把掐住小老头的脖子,眼睛射出冷冽的视线,如同看死人的看着手下的人,只要他再用力点,手下的这个人就会断气了。

“唔。。。。。。”被掐住脖子,呼吸困难,小老头挣扎着用手板着掐着自己的手,但是那两只苍老满是皱纹的干枯双手却异常的有力,像是两只铁手一样,没有丝毫的动摇。

过了一会儿,想到什么,大长老松开手,留下小老头摊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钱军对着小老头报以同情的一瞥,真是同病相怜啊!这个大长老跟那个金发少年一样变态,真怀疑那少年是不是这个像是干枯的树怪一样的人的私生子,哼哼,要是这两个人斗到一块,两败俱伤就好了!

大长老对着摊在地上还在喘息的人怒喝一声“还在这干嘛,还不快去给我找收魂盘去,要是找不到你就提着你的头来见我!”

小老头赶紧屁滚尿流的爬走,一直跪在他身后不敢出声的属下也跟着头儿一起爬起滚走。

“一群不中用的东西!”大长老重新坐回椅子,骂了一句,他转过头问站在旁边的鹰眼男“鹰,你怎么看?”

鹰垂下眼睛,恭敬的对着大长老道“这收魂盘本是麒麟一族的收藏品,现下突然不见了,只可能是金麒弄得鬼!”

“我也猜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弄得鬼!哼哼,麒麟一族就剩那小鬼一人了,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我们凤族支撑着,他以为凭他会有妖承认他是神兽之王”大长老想到那个倨傲的小鬼,就十分不屑加痛恨。

他盯着神殿里放在正中央展翅欲飞的凤凰图腾“总有一天我会让我们凤凰一族站在妖兽的顶峰的,成为真正的妖兽之主,现下就先让那小鬼再逍遥几天!”

鹰恭敬的附和道“只要是在您的带领下,我们凤凰一族一定能达到巅峰,问鼎妖兽之主地!”

听到鹰不着痕迹的奉承,大长老严厉的嘴角不由的柔和了一点,他点点头没再说话。

良久,也许是累了,他对着鹰挥挥手,示意他离去。

鹰恭敬的鞠一躬,然后脚步无声的离开大殿,只是他在走出大殿门口的时候,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钱军站立的地方,淡漠无波的眼神偏偏隐藏着一种无所不知的锐利,仿佛洞察了钱军的所在一样。

这让钱军一凛,身体不由的僵住,但是那一眼很快,对方就像是无意的一扫一样,转眼就走开了。

但是钱军还是觉得不安全,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男人总是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恐惧感。

他想着下次千万不能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视线范围内,有他没我!

大长老揉揉自己的肩膀,他的年纪毕竟大了,总是容易关节痛,但是他在凤凰一族里一直是一种精神象征,在人前是不会表现出一丝的软弱的,只有私下无人的时候,他才会放松一下。

他的眼神又再次凝聚在了大殿正中央的那个凤凰的雕像上面,他慢慢的以一种极度缓慢的速度走到雕像前,伸出那只仿佛被抽干了血肉只留下皮肉的的干瘪的手,极度轻柔的轻轻抚摸着雕像上火红色的凤凰之眼,眼中闪现出极度怀念的情感,这种情感的出现让他的整个面部都柔和下来了,透着一股柔情。

他的嘴微微张合着,无声的吐露一句话,即使钱军离得很近,也没听到那是什么,因为他压根只是张嘴了而已,却没发出声。

钱军在这等了好久,就只看到大长老不停的摸着凤凰雕像,其他什么都没干,实在无聊的紧,但是他又不想回去看那个讨人厌的金发少年,还不如就在这看这个树皮脸老头。

等到大长老大概是调戏够了冷冰冰的凤凰雕像之后,他终于回到神殿的卧室里去休息了!

钱军算算时间大概快有两个小时吧!他在想到底是就此遁走呢,还是回讨人厌的金发少年身边呢!

不回去的话,要是那个圆盘有遥控的功能,自己无论在哪里只要那个少年念咒的话,他就会再次遭受刚刚的痛苦,实在是常人难以忍受啊!

但是要是没有呢!他这么回去不就是自投罗网了!送上去给人使唤。

纠结了很久,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走在了回去的路上。算了,他对自己很了解,是很怕痛的,实在不想拿自己做实验再经历一遍刚刚的痛楚。

等他到的时候,少年已经很有闲情逸致的变欣赏着天边犹如火焰一样的晚霞一边喝着茶了,十分惬意的样子。

钱军的到来也没有让他施舍一个眼光。

等喝完手中的那杯茶,欣赏完晚霞之后,已经被钱军在心中打上装逼标签的少年,才回过头看了一眼钱军。

“把你看到的听到的都一字不拉的给我陈述一遍”

“大长老十分生气,拿一个小老头出气,然后又嫌他碍眼,让他滚出去,然后被一个叫鹰的恭维了一句,说可统一天下,然后又趁着无人的时候一个人将凤凰雕塑摸了个遍!”钱军面无表情地陈述道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留言的亲们,爱你们,么么哒!

一夜变大的肚子相关小说

仙帝奶爸你惹不起

“蜀黍,你是我粑粑吗?”五年前,王小凡神秘消失,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去到了一个广袤无垠、星辰林立,存在着无数仙神...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五等分的花嫁
淫贼外史

.童话总说美丽公主与白马王子必须经历千般波折才能如愿鬼混.我为何不让这进程更简单些.不管你如何拒绝现实...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小非
最强玄宗系统

修炼升级不愁,杀人抽奖,等级飙升,修炼最顶级的功法,林雷带着九天玄宗系统踏上强者之路,以霸道绝伦之姿斩压各界天...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欧阳风龙
笑傲大枭雄

练最猛的武功!推最美的妹子!林平之的悲惨人生因一个现代灵魂的取代而改写。林平之:我老爹是锦衣卫指挥使,朝廷数...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终南小樵
红叶江湖

一个落拓的书生,一个纷乱的江湖,一群生死与共的知交,一世痴缠的凝眸。很传统的武侠。很传统的路子,没有穿越,没有...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李宗凌
洪荒第一神经

有人么?"算了几个量劫,又等了几个量劫,张野干脆喊起来了。这一下,把大道和天道一起招来了。大道和天道也在纳闷...

类型:古代武侠    作者:无油